追蹤
沉醉寶藍無法自拔
關於部落格
沒有人能夠再像你--No Other
  • 37164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藝旭】His day 藝聲生日賀文

 【藝旭】His day   藝聲生日賀文

 

 

藝聲張開眼,嘴角不由自主的勾起微笑。

 

今天,八月二十四號,是他的生日。

 

My day………對吧。」

 

今年邁入二十九歲的他,卻無法在臉上找到一絲歲月所留下的痕跡,時間給了他的只有經歷了各種歷練所產生的氣質,屬於成熟男性的勾人魅力,老天算是十分優待他的了。

 

他起身,在房間四處張望了下,卻沒看見意想之中的人。

 

甩了甩因為剛睡醒而還有點沒連線的頭,眨了幾下眼努力讓眼前的景象更加的清晰。

 

他走出門外,卻一瞬間被白色的甜膩軟綿世界給襲擊。

 

「嘿、嘿、嘿………藝聲哥生日快樂啊!」

 

銀赫拿著幾滿奶油的紙盤,笑的一臉春風得意,站在一旁的東海手上也拿著一盤,表情看起來躍躍欲試。

 

「啊………你們真是!!」抹掉沾在眼睛上的奶油,藝聲不客氣的報復在凶手身上,另外秉持著夫唱夫隨的原則,東海還沒下手就被波及。

 

「哥!你怎麼可以這樣,我都還沒砸上去啊!!」

 

心有不甘的東海只能遷怒在銀赫身上,一不做二不休,反手一砸,奶油全送到了銀赫臉上。

 

「李東海!!!」

 

一對歡喜冤家便開始玩起你追我跑的戲碼,明明七夕才剛過卻還是閃光無限大放送,──雖然不管有沒有七夕這兩個人似乎都沒差。

 

一直被閃光攻擊的藝聲只好先退開,把臉上的奶油給處理掉,也不知道是不是銀赫技術太好,奶油準確無誤的都砸在了臉上,意外的很好清理,藝聲清理完畢也順便梳洗了一番,撥弄著抓出型的頭髮,藝聲晃進了廚房,廚房的桌上不意外的擺著豐盛的早餐。

 

不用想也知道是出自誰的手。

 

藝聲的好心情又更往上提升了一層,雖然掛念的人到現在都不知道跑到哪裡去,索性直接坐下享用愛妻早餐,一邊顧盼四周看那清瘦的身影什麼時候會出現。

 

但是他直到用完餐都還是沒個影子,藝聲這時就有點鬱悶了。

 

「等等還要出門不是嗎?怎麼人是跑到哪裡去啦?只能先等等了。」

 

無奈之下,他站起身走到客廳轉悠著,果不其然,沒轉個幾圈,突然冒出了一雙手,從背後把自己緊緊的環繞。

 

「哥!生日快樂!」

 

藝聲心想,好哇這時候才給我出現,轉身便將一個又深又長的吻印了下去。

 

「啊……哥、等………………等等……

 

厲旭沒有想到藝聲會直接轉過來吻他,一隻手無力的在藝聲胸前搥打著,這看起來都很正常。

 

但是如果藝聲要是細心一點的話,他就會發現厲旭的反應不同於以往,反抗不全然代表著害羞的拒絕,厲旭的另一隻手彷彿在克制著什麼,不斷的握緊放鬆,身體也比平常更快的癱軟無力,沒一會兒,厲旭就幾乎得靠著藝聲的支撐才能站穩。

 

良久,藝聲這才滿意的離開厲旭的唇,滿意的檢視著自己的傑作

 

「這麼晚才出現,還有沒有把哥放在心上啊。」

 

藝聲問道,還故意捏了把厲旭紅潤的臉頰。

 

「就是……有把哥放在心上……所以才會晚的呀……

 

看著充滿著笑意的藝聲,厲旭現在其實非常的緊張。他退了一步,從懷裡拿出了個小錦盒,「哥,生日快樂。」他又再說了一次。

 

「還有禮物啊,謝謝你。」藝聲接了過去,並且在厲旭同意了之後將他打開。

 

意外的,裡面卻只放了一個長方形物體,琥珀色的材質構成了主體,還帶了點透明的設計。而正面有幾顆鑲了水鑚的按鈕,旁邊標示著數字。

 

看起來像個遙控器。

 

「厲旭,這是

 

藝聲把玩著它,雖然看起來像是遙控器,但總也得有個東西拿來遙控啊。

 

厲旭低垂著臉,臉上活像是有火在燒灼般的滾燙,囁嚅了幾下最後發出了細如蚊蚋的聲音,「你………按按看。」

 

藝聲大拇指便在其上游移了下,看的厲旭也是心驚膽顫,最後選了個數字按下去。

 

「咿!!!」幾乎是同一時刻,厲旭驚呼了一聲,雙腿一軟便倒向藝聲,藝聲自然是反射性的接住了。

 

「厲、厲旭!你怎麼了?怎麼突然………

 

藝聲說到一半便說不下去了,厲旭貼在他身上輕輕的顫抖著,他的臉埋在藝聲的肩上,順著藝聲角度看下去,看的到他緊咬著下唇,像是在努力的阻止某種聲音的發出。

 

這幅不應該出現在這裡的絕艷畫面讓藝聲十足的口乾舌燥,而莫名傳來的震動聲加上厲旭腰部不自覺的輕微擺動和嘴裡忍著的悶哼讓藝聲好像突然之間了解了他今年的禮物是個怎樣的驚喜

 

「哈、啊……哥,先關掉………

 

他差點想跪下來謝天。

 

但是人前總要裝君子,藝聲擺出驚訝的表情,手忙腳亂之際還不小心按錯了幾個鍵,把厲旭折騰了一番才按了stop「厲旭…………

 

他扶著厲旭坐到客廳的沙發上,哪知道客廳的椅墊不知何時竟被換成的水墊,坐上去還上下浮動了好一陣子才停下來,厲旭趕緊把嘴巴摀住才壓下幾乎要衝出口的呻吟。

 

兩個人陷入了尷尬的沉默,最後是藝聲清了下喉嚨,蹲下來和厲旭的視線齊高,拍著他的頭,「這樣會不會太勉強?不用為了我做到這種地步。」

 

雖然我很喜歡。

 

厲旭咬牙,壓下了上衝的快感,然後睜大了眼睛,「還不是哥老把我當小孩子看!!」

 

他霍的一聲站起來,說道,「今天就來看看誰比較能忍,不要以為你拿著遙控器就會贏啊!!」

 

藝聲挑眉,按了個比較大的數字。

 

「咿咿咿咿咿!!藝聲哥你欺負人啊啊啊啊啊啊!!」

 

厲旭別無選擇的又跌進了藝聲的懷抱,藝聲這次勾起了邪惡的微笑,「好,我接受你的挑戰。」

 

「關、啊………關掉……

 

這次他沒再拿喬,乖乖的關掉了開關。

 

「呼、呼……」厲旭趴在藝聲身上,明明是一大早卻有種虛脫的感覺,「反正……我今天就是你的了,但是還是要知道分寸喔,工作的時候節制一點。」

 

「謝謝你的生日禮物,親、親、老、婆。」

 

藝聲感覺到厲旭在懷裡掙扎,隨便又按了鍵,厲旭立刻又乖巧了起來,他附在厲旭的耳旁,輕聲低喃,「我從來沒把你當小孩啊,不然我怎麼會對你做這種、那種的事呢?」

 

厲旭突然有些後悔今年的大突破。

 

 

--------------------------------------------------------------------------------------

 

幸好現在已經不是打歌的期間,不會有舞台的表演,但是要出現在人群面前,仍是需要極大的勇氣,情色的羞恥感不說,隨時都有可能被發現的情況更讓厲旭敏感度的向上破表,也因此今天能依靠的人真的只有藝聲了,所以藝聲今天便理所當然的隨侍在側。

 

但是,也不可能每一分每一秒都黏在一起。

 

藝聲剛從廁所走出來,便看見原本乖乖靠著牆壁等著的厲旭此刻竟然和最近剛出到的女團後被有說有笑的聊著天。

 

「厲旭!」小手一拍很糟糕的拍上了被牛仔褲包覆出挺翹線條的臀部,藏在口袋裡的手也同時按下了按鈕。

 

突如其來的襲擊讓厲旭沒有時間反應,只能光速的蹲下身,嘴裡暗自咒罵著自家情人的無良。

 

「藝聲前輩,你好!」看到大前輩來了,新人們自然是立刻有禮貌的先鞠躬問好,然後才關心看起來突然不舒服的厲旭,

 

「哥哥!怎麼了?肚子痛嗎?」

 

已經直接叫哥哥啦!

 

藝聲冷冷一笑,向後輩們點頭示意的同時,拇指不安分的上移,又將厲旭體內埋伏著的凶器瓶率向上調高。

 

「□*%%%□+○%※!!!!!」厲旭受難在當下,叫苦在心裡,為了不在後輩面前失了面子裏子,他硬是站起身來,擺出最吃的開的笑容回道,「啊,沒事,只是突然腳軟了下。」

 

「厲旭啊!怎麼可以逞強呢!!」藝聲則露出最誠懇、最自然的表情,有力的雙臂一攬便將厲旭攬進懷中,大腿以旁人看不見的角度擠壓著厲旭腿間的敏感處,「你之前明明才在公司累倒的,不舒服快跟哥說,我扶你去休息。」

 

後輩新人們立刻感動於前輩比兄弟還親、比家人還緊的感情,只是不知怎地覺得眼睛有點刺痛。

 

在新人的眼中,厲旭緊咬著下唇,一副痛到極處卻還是要硬裝沒事的樣子,明明室內的空調已經讓人感到十分涼爽,一滴汗珠卻從厲旭的額際滑落,沿著臉頰、順著頸側的曲線、在經過敞開的領子,在鎖骨那兒停留了一下子之後才滑進衣服裡面。

 

模樣十分的………性感。

 

「哥、哥哥,如果你不舒服,就快去休息吧。」後輩好不容易回過神開了口,其他人也跟著附和。

 

厲旭沒辦法開口,只得點點頭,揮手示意議聲快把自己給扶走。

 

「那我們先走了,哥哥要多多支持我們喔~」

 

藝聲微笑揮手送走了女孩們,這才轉向厲旭,「嗯?不是說好今天是我的人嗎?怎麼可以擅自跟別人說話呢?

 

「要、要不行了啦,嗚嗚……對不起我錯了行不行………」厲旭挨著腰,手環在藝聲身上支撐著,讓藝聲十足的滿足於被投懷送抱的感覺。

 

 

 

「藝聲啊,唉唷可終於讓我找到你啦!」

 

 

 

突然背後傳來一個聲音,藝聲轉頭,發現是之前合作過的作曲家,於是也禮貌的打了招呼,「老師你好,找我有事嗎?」

 

「我這次做的新歌想找你合作,來來來你跟我走,有些部份需要好好討論一下。」這時作曲家才低下頭,注意到厲旭,「這不是厲旭嗎?怎麼啦?不舒服?」

 

「呃……嗯。」

 

「不舒服就扶去休息啊,欸那個誰,你過來一下。」作曲家向走過的工作人員招了招手,「你帶他去最近的休息室休息。」

 

工作人員點了點頭,藝聲還來不及阻止,他就伸手拉過厲旭發熱的身子,而此同時作曲家也把他拉往另外一個方向。

 

「欸、欸,等………

 

「等?等不了啦!這次的合作很急耶,走了走了。」

 

藝聲只能伸手往口袋的遙控器摸去,而厲旭卻回頭也是一臉著急。

 

遠距離沒辦法控制啦。

 

厲旭的唇型如是說道,藝聲瞪大雙眼不敢相信,想要甩開作曲家的手卻又礙於他的身分而不敢造次。

 

我等等去找你!!厲旭撐著!

 

藝聲只能這樣在心中吶喊。

 

 

--------------------------------------------------------------------------------

 

 

終於以前所未有的神速敲定了合作案,藝聲還沒得選擇的虧了許多本,作曲家總算放人了。

 

一衝出會議室的第一件事便是拿出手機,快速鍵1按下去撥出了厲旭的號碼。

 

「喂?厲旭!你在哪裡?」

 

電話那頭幾次深呼吸之後才擠出了幾句話,『……二、二樓盡頭的休息室……哥你快來……我快瘋了……

 

藝聲大概猜到厲旭還沒自己解決,於是說道,「厲旭,呃、你先自己弄好嗎?打賭什麼的沒關係,算我輸了你。」

 

……………………

 

電話另一頭的人似乎已經無法聽進一言一語,搧情的低喘已經無法停歇的溢流,藝聲握著電話的手不由得一緊。

 

該死死死死我需要任意門!!!快點讓我到厲旭身邊!!!

 

藝聲用盡了畢生的力氣從大樓的另一側跑到號稱最偏僻的二樓休息室,估計若是以這樣的速度去參加某台辦的運動大會絕對可以拿到金牌無疑。

 

他試著扭了下門把,門沒有鎖上,於是藝聲很順利的進了門,但是一進門躍入視線的畫面幾乎要讓他停止呼吸。

 

厲旭躺在沙發上啜泣著,胸前的釦子早已全數解開,一片春光舉目全收。

 

這是第一眼留下的印象,眨眼的瞬間藝聲立刻轉身將門鎖上,以免等等連他祖宗十八代姓啥叫什麼都給忘了。

 

面對著門扉,藝聲深吸了口氣,再度轉頭。

 

厲旭也意識到人來了,伸出雙手,好像淹水的人想要抓住救命的浮木。他開口道,「過來嗚嗚藝聲你快過來……

 

雖然沒有什麼能比這句話更加具有吸引力了,但是藝聲回想起現在是個怎麼樣的情況。

 

他立刻跑到厲旭身邊,先用遙控器將開關關掉,將厲旭扶起身。

 

厲旭立刻抱住藝聲,胸膛不住的起伏,說道,「褲、褲子………

 

藝聲的視線定在厲旭開闔的小嘴上,嫣紅的唇好似兩瓣花瓣落在一片雪地上,這時腦袋像是當機了般起不了作用,「褲子怎樣?」

 

厲旭狠瞪了他一眼,無奈的握起粉拳往藝聲身上砸,「……脫掉……

 

振作啊金鐘雲!!!

 

他這才真正的回過神,總算知道現在到底該做些什麼事,「雖然有點委屈,厲旭……我們就在這………

 

話沒說完,但是都知道是什麼事。

 

哪知道,厲旭搖了搖頭。

 

「為什麼?這裡不會有人來的。」藝聲撫上厲旭的頭,像是要解除他的不安。

 

厲旭用閃著淚光的眼神看著藝聲,「不是不想……哥你先幫我把褲子脫掉。」

 

看來不是怕羞?那到底……

 

於是藝聲納悶的解開了厲旭腰上的皮帶,厲旭抬起臀部,好讓藝聲將褲子和內褲一起拉下。

 

脫下了褲子,厲旭羞恥的轉過頭去,而藝聲則在看清楚了眼前的畫面而情不自禁的吞了一口口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