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醉寶藍無法自拔

關於部落格
沒有人能夠再像你--No Other
  • 3704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鋼鍊大豆] 真實與夢境 第七章

第七章。

 

 

 

 

 

 

「愛德!你在哪?愛…天阿…你怎麼會成這副德行?」黃昏下的小屋,愛德倒在一張椅子旁,薄紗小外套被扯掉,裙子變得破爛不堪,白如雪的大腿露了出來,臉上渲染著不平常的嫣紅,破爛的衣服,若隱若現的胸部,真是會讓人有不正常的恩想,即使是羅伊也不例外。

 

 

 

 

「……羅伊……?」愛德逐漸醒來,看見羅伊,然後看看四周,確定婔妠她們已經不在了,然後不確定的問著。

 

 

 

 

「愛德…你醒拉?真是令我擔心死了。」羅伊看著愛德的眼神,裡面有藏不住的擔心、溫柔和一些”多餘”害臊。

 

 

 

 

「我…羅伊…阿…這…我怎麼…」愛德慢慢的從地上爬起來,羅伊走過去要扶起她,但愛德卻一個不小心的跌進羅伊懷裡。愛德從羅伊的胸膛找到熟悉的味道,似乎是放心似的,透明的眼淚,從愛德的臉頰滑落。回想起這幾年來受到的屈辱,自己都堅強的撐了過去,但終究還是忍不住,名為堅強的面具,在此刻徹底瓦解,藏在面具下的懦弱,在這一瞬間爆發出來,使眼淚越掉越多。

 

 

 

 

「愛德…」羅伊看著懷中的金髮人兒,心中儘是對愛德的不捨。羅伊輕輕吻去愛德的眼淚,愛德疑惑的看著羅伊,眼神中有一點驚嚇。羅伊看著愛德,臉似乎是不受自己控制的接近愛德。眼見兩人的唇就要貼上…

 

 

 

 

「羅伊…」突如其來的話語令羅伊嚇了一大跳,也發覺自己在做什麼。愛德的臉放大了數十倍在羅伊臉前,溫熱的氣息吐在羅伊臉上,然後看著羅伊,雙手掛在羅伊的肩上,此時羅伊腦中是理性與慾望的對抗。

 

 

 

 

羅伊突然感覺唇被一個濕軟的物體給堵住了,定眼一看,才曉得愛德已將唇貼上自己的唇。慾望終於戰勝理性,羅伊將愛德跨坐到自己身上,托著愛德的背,舌頭則早已在愛德的嘴裡掠奪著芳香,手也不安分的在愛德身上遊走,愛德臉上的紅,使得愛德看起來十分嫵媚,讓羅伊想要得到眼前的金髮人兒……

 

 

 

 

 

 

*************************隔隔隔,我隔我隔我*************************

 

 

 

 

 

 

草原上,羅伊想像著進去後的情景,口水緩緩的進攻羅伊的下巴,「我怎麼還在想這種事…真是的…」

 

 

 

 

羅伊用力的甩甩頭,擦擦口水,便急急忙忙跑向屋子。

 

 

 

 

 

 

 

 

「愛德!你在哪?愛德!愛德!」羅伊一進到小屋裡面就不斷的喊著愛德的名字。

 

 

 

 

「羅伊…是你阿…」愛德摀著被踢的地方,緩緩的從角落走出來。現實中的愛德,並不像想像中的愛德衣衫不整,而是髒了點。

 

 

 

 

「呼…幸好你沒事…」羅伊放心似的嘆了口氣,但在心理暗自可惜著,為什麼不像想像那樣阿?!!!

 

 

 

 

「那我就放……」話還沒說完,愛德就昏倒了,一旁的羅伊只得趕快接住她。

 

 

 

 

「好燙…愛德發燒了…」望向懷中人的身體,才發現愛德的身上有著數不凊的傷痕。

 

 

 

 

羅伊望著愛德的身體,剛剛幻想的畫面浮現出來,羅伊想想覺得實在可惜,便在愛德微張的小嘴輕輕吻了一下,才滿意的點點頭,往醫院的方向跑去。

 

 

 

 

 

 

 

 

 

 

「這裡是…?」愛德張開眼,映入眼簾的是白色的房間,望著睡在床邊的羅伊,身上還殘留著羅伊的味道,想起自己是昏倒後被送來這裡,心中擁起一股溫暖。

 

 

 

 

「愛德…你醒拉…」原本不想吵醒羅伊的愛德,卻因為一個小動作,羅伊就醒了。

 

 

 

 

「羅伊,你繼續睡阿。」愛德笑著看著羅伊,甜美的笑容,令羅伊完完全全的清醒。

 

 

 

 

「不用了,倒是你,應該好好躺下休息的阿。來,先吃點東西在吃藥吧。」羅伊關心的看著愛德,順便把藥和午餐遞過來。

 

 

 

 

「好…」愛德將視線轉到藥上,看到藥愛德不禁皺了皺眉頭,藥很苦的阿…在將視線轉到午餐上,一樣濁白色物體吸引了愛德的視線,愛德緩緩的拿起濁白色物體,拿到鼻子前聞聞,確定那是名為”牛奶”致命物體後,愛德臉上有著三條線垂下來,「羅伊…這是…」

 

 

 

 

「牛奶阿,很營養的阿。」羅伊笑著看著愛德,心想,「愛德阿…你要多喝牛奶阿,這樣才會長高,只不過…說出來的下場是什麼…我想都不敢想阿。」

 

 

 

 

「我討厭喝牛奶阿…」愛德眼淚在眼睛裡打轉,牙齒咬著下唇,似乎是想以可憐的姿態打動羅伊的心,讓自己可以不用喝牛奶。

 

 

 

 

「唉…愛德,現在裝可憐也沒用拉〜乖乖喝下去吧。」這時羅伊的背景變的灰暗,後面似乎還有一隻惡魔。

 

 

 

 

「羅伊〜我知道你對我最好了〜我不喝嘛…」裝可憐失敗,現在換成撒嬌了。

 

 

 

 

「愛德,我是為你好,來,乖乖喝下去。」羅伊突然換成哄小孩的口氣。

 

 

 

 

「哼…你都這樣。」阿〜現在變成任性拉。

 

 

 

 

「愛德乖乖喝下去,羅伊哥哥就送你小禮物唷。」現在是怎樣?羅伊變幼稚園裡的大哥哥阿?

 

 

 

 

「禮物?有禮物阿?」愛德也很配合的變成幼稚園小朋友。(?)

 

 

 

 

「是呀,喝下去就有唷。」羅伊拿著一個包裝可愛的盒子到愛德前晃晃。

 

 

 

 

「那好吧…」愛德把牛奶拿到自己面前,吞了吞口水,捏著鼻子,吸了一口氣,拿起牛奶往嘴裡灌,「咳咳…好噁唷…」愛德作了一個鬼臉,然後伸手向羅伊要禮物。

 

 

 

 

「唉〜拿去吧。」

 

 

 

 

「哇〜好漂亮的項鍊唷!」愛德拿起項鍊,打量著心型粉紅寶石,「羅伊謝謝!」

 

 

 

 

「生日快樂!今天是你的生日吧。」羅伊溫柔的對著愛德笑,然後抱著愛德低頭吻下她的額頭。

 

 

 

 

「碰…」響亮的開門聲從他們的後面傳來。

 

 

 

 

「姊!我來探望…這…不好意思打擾了。」稚嫩的聲音從門那邊傳來,來的人正是阿爾。阿爾看到現在的情景,臉一紅,走出去,把門關起來,「你們繼續!當作我沒來過吧。」

 

 

 

 

「阿爾!不是你想像的那樣啦!進來啦!」愛德羞紅著臉掙脫羅伊懷抱,向門口叫著,「羅伊,幫我叫回來拉!」

 

 

 

 

阿爾從門後探出頭來,「這位是…?」

 

 

 

 

「你好,我是羅伊‧馬斯坦古,階級是上校,還有個身分,焰之鍊金術師。」羅伊向阿爾介紹自己。

 

 

 

 

「你…你好,我是阿爾馮斯‧愛力克,是愛德的妹妹…」阿爾臉還是紅著,似乎是還在想剛剛撞見的那一幕。

 

 

 

 

「阿爾,別誤會拉。還有,你怎麼會在這裡。」

 

 

 

 

「我聽到姐姐住院了,所以從利塞布爾過來看你。」

 

 

 

 

「原來是這樣阿…」

 

 

 

 

「喵〜」一陣貓叫聲從阿爾的背包傳來。

 

 

 

 

「阿爾…你又亂撿貓是吧…?」愛德的背景由白轉黑,口氣也變的可怕。

 

 

 

 

「我…我看見牠在路邊喵喵叫,很可憐嘛…可以養嗎?」阿爾抱著貓,看著愛德。

 

 

 

 

「不行!」

 

 

 

 

「愛德,讓他養拉,那隻貓很可憐耶。」羅伊說話了,阿爾向他投以感謝的眼光。

 

 

 

 

「羅伊!怎麼連你都這麼說?咳…喝到牛奶了拉!!」愛德瞪了羅伊一眼。口突然有點渴,想也不想就把手中的牛奶喝下去。

 

 

 

 

「姐姐…拜託拉…」阿爾楚楚可憐的看著愛德。

 

 

 

 

「好啦…不過阿爾阿,你身體不好,怎麼可以跑到這裡?」

 

 

 

 

「不瞞你說,幾天前,村裡來了一個法師,對我跟媽媽唸了幾句咒語,我跟媽媽的身體就好了,很厲害吧。」

 

 

 

 

「法師?」聽到這,羅伊不禁抬起頭看著阿爾,鍊金術師是不相信這些怪力亂神的東西的,一旁的愛德也覺得很奇怪。

 

 

 

 

「姐…你怎麼傷成這樣?」阿爾看他們似乎不相信自己,趕緊轉移話題。

 

 

 

 

「這…」愛德苦笑著看著身上的傷痕,思索著該怎麼向阿爾解釋。

 

 

 

 

「不想回答也沒關係拉!」阿爾看愛德那樣欲言又止便停止追問。

 

 

 

 

「…………」一陣沉默。

 

 

 

 

「對了,阿爾,你今天要住哪?」愛德趕緊打破沉默。

 

 

 

 

「不知道耶…旅店吧…糟糕!我忘了帶住宿錢了,匆匆忙忙就跑出來了…」阿爾懊惱的看著愛德。

 

 

 

 

「那你就跟我一起住吧!羅伊,沒問題吧?」愛德看著羅伊,露出甜美的笑容。

 

 

 

 

「這…生病的人的命令我怎麼會違抗呢?」唉…電燈泡出現了…

 

 

 

 

「這…我會不會打擾到你們阿…?」阿爾淘氣的問著羅伊。

 

 

 

 

「阿爾,我說了幾次,我們沒什麼。」愛德用受不了的語氣向阿爾說著。

 

 

 

 

「是阿,我們沒什麼。」羅伊心裡有些失望。

 

 

 

 

*************************隔隔隔,我隔我隔我*************************

 

 

 

 

第七張番外。

 

 

 

 

「醫生,愛德的情況怎麼樣?」羅伊擔心的看著醫生。

 

 

 

 

「恩…明天應該就會醒了,如果明天還沒醒來的話…就有危險了。如果他明天醒來,只要好好休息,幾天後就可以出院了。阿!最重要的是,不可以讓他著涼。」

 

 

 

 

「好…」羅伊走回房間,看著床上的愛德,心疼的看著傷口。

 

 

 

 

一個舉動,讓羅伊嚇了一跳,愛德的腳把被子踢到一旁,手把衣服掀起來,肚子便露了出來,「真是的,愛德竟然會踢被子呢…我以前怎麼沒發現呢?」羅伊將愛德的手放好,將衣服拉下來,又將被子蓋回去,「呵…好累唷,我也來睡一下好了。」羅伊打著不怎麼文雅的哈欠,就直接睡在愛德旁。

 

 

 

 

幾分鐘後----

 

 

 

 

羅伊被一陣小小的騷動吵醒了,「這…怎麼又變成這樣。」愛德又恢復成幾分鐘前的樣子,羅伊又重新幫愛德拉好衣服,蓋好被子,又沉沉的睡去了。

 

 

 

 

 

 

所謂好景不常,幾分鐘後------

 

 

 

 

「天阿…又來了。」羅伊便重複了一遍動作,「該不會一整晚都這樣吧…醫生交代我不能讓他著涼阿…」羅伊又睡著了。

 

 

 

 

但幾分鐘還是…

 

 

 

 

「天阿…我還要做到什麼時候…」羅伊在心中對上天大喊著。

 

 

 

 

於是,這個晚上,羅伊幾乎沒睡。(眾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