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醉寶藍無法自拔

關於部落格
沒有人能夠再像你--No Other
  • 3704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鋼鍊大豆] 真實與夢境 第六章

 
「恩…這件很不錯耶…但那件也可以迷倒許多人阿…」愛德站在穿衣鏡前自言自語著。
 
「愛德…你好慢唷,我已經等很久了耶…」羅伊穿著輕便的便服,站在門口喊著。
 
「羅伊〜等等嘛,對了,你覺得今天我該走清純路線還是火辣路線呀?」
 
「清純…火辣…都很不錯呢…那就清純吧!」
 
「好,那就清純吧!」幾分鐘後,穿著綠色連身洋裝搭配著薄紗外套的愛德從房間走出來。
 
「對了,愛德,明天是”她”的生日,你可以幫我挑生日禮物嗎?」
 
「喔…好阿…」愛德看起來悶悶不樂的。
 
「那就這麼說定了。」
 
中央街道。
 
「咦?是准將耶,她怎麼會跟別的女人在一起?」路人甲女說話了。
 
「可惡阿!准將把愛德搶走了!」路人甲男說話了。
 
「奇怪?羅伊有女朋友了嗎?」路人乙女說話了。
 
「准將竟然看上愛德…可惡阿…」路人乙男說話了。
 
「羅伊怎麼可以跟除了我以外的人在一起!」路人丙女說話了。
 
「唉…又被准將搶先了…」路人丙男說話了。
 
「欸…羅伊,大家都在討論我們耶…」
 
「沒辦法,你的男伴太帥了。」羅伊露出了迷死人不償命的笑容對女士們問好,大部分的女生都昏倒了。
 
「那你的女伴呢?准將大人?」愛德也不認輸的露出甜死人不償命的笑容對男士們問好,大部分的男生也失神了。
 
「美貌當然也是第一囉…」只是也有可怕的一面阿…看來羅伊對那天的事還忘不了。
 
接著,還沒昏倒跟失神的人們說話了。
 
「雖然不服氣…但是他們真的很配阿。」沒昏倒的路人甲女說話了。
 
「哼哼,仔細一看,准將是有點帥拉,但終究比不上我阿。」沒失神的路人甲男說話了。
                                                                                                           
「愛德的確漂亮,但還是我比較配的上准將。」沒昏倒的路人乙女說話了。
 
「唉〜果然…愛德又被准將搶走了…」沒失神的路人乙男說話了。
 
「嗚…准將…你怎麼可以跟別人在一起…」沒昏倒的路人丙女說話了。
 
「唉…在中央繼續待下去恐怕要一輩子打光棍吧…我看…我還是搬家吧…」沒失神的路人丙男說話了。
 
「欸〜大家都認為我們是一對呢!愛德。」羅伊笑著看著愛德。
 
「羅伊!我們先去這家!」愛德指著一家裝潢甚是可愛的店說,似乎是沒聽到羅伊說什麼。
 
「等等我阿!愛德!」
 
 
幾個小時過去了…羅伊手上已是愛德的”戰利品”…
 
「愛德…這樣子就夠了吧?」
 
「恩!阿…」愛德滿意的看著羅伊手中自己的戰利品,但又突然叫了一下。
 
「怎麼了?」羅伊被嚇了一跳。
 
”她”的生日禮物呢?」愛德睜大了眼看著羅伊。
 
「對了,都忘了!」羅伊同樣睜大了眼看著愛德。
 
「趕快走呀!」愛德拉拉羅伊的手。
 
「是時候了,行動吧!」維塔麗脫下斗篷。
 
「小心一點唷…」
 
「用不著你提醒我!」維塔麗瞪了婔妠一眼。
 
維塔麗走到街上,並且故意晃道羅伊跟愛德的面前。
 
「咦?羅伊哥哥?是你嗎?羅伊哥哥?」
 
「麗朵?你怎麼會在這裡?」羅伊驚訝的看著維塔麗。
 
「因為…我很想你嘛!」維塔麗露出一副很害羞的表情。
 
「可是…你們不是移民清國了嗎?」
 
「這…沒關係啦!就是因為我想你嘛!羅伊哥哥〜」維塔麗的表情有些慌張。
 
路人又開始說話了。
 
「咦?怎麼突然跑出一個小妹妹?」路人甲女說話了。
 
「說實在的,羅伊真幸福阿…」路人甲男說話了。
 
「好可愛的小妹妹唷〜」路人乙男說話了。
 
「你們說誰是小妹妹阿?我已經是個小姐了!」維塔麗瞪了他們一眼。
 
「麗朵…別計較這些啦…」她還是跟當年一樣呢,總以為自己是個大人…
 
「羅伊,她是誰阿?」愛德這句話有很明顯的醋意。
 
「以前的鄰居。」羅伊淡淡說出了這句話。
 
「羅伊哥哥〜這位”阿姨”是誰阿?」維塔麗故意用一種很天真的語氣問。
 
”小妹妹”我不是阿姨唷〜我才十六歲而已呢!」
 
路人又開始討論了。
 
「哦〜原來愛德十六歲阿〜」路人甲男說話了。
 
「看起來很成熟呢!」路人乙男說話了。
 
「那邊帥帥的大哥哥們〜可以安靜一下嗎?」維塔麗的語氣還是天真。
 
「「「「「「好!」」」」」」大家異口同聲阿…
 
「羅伊哥哥〜我剛剛聽到你好像要買東西給別人當禮物耶〜我跟你去好了,我想〜”阿姨”的眼光通常都不太好唷〜」維塔麗鄙夷的看著愛德。
 
「這…」羅伊看著愛德說。
 
「沒關係,羅伊,陪她去吧!」愛德笑著看著維塔麗。
 
「唉…好吧…」
 
「東西還是幫我拿回家吧!我再逛一下。」愛德指指羅伊手上的東西。
 
「……!!」那麼快答應,反而令我有點擔心,難道她不喜歡羅伊哥哥嗎?我不可能失算的!
 
「羅伊哥哥〜你要買給什麼樣的人阿?」維塔麗把羅伊托向反方向,走了。
 
「恩…人家重逢〜我看〜我還是自己逛好了。」愛德看著羅伊和維塔麗遠去的背影。
 
「行動了!你們小心點!」婔妠說。
 
「是!」
 
「恩…哪家還沒看過呢…嗚…什麼東…」愛德走到一條防火巷前停下,想著要去哪家繼續買,不料,一個沾有麻醉藥的手帕向她摀住,不過幾分鐘,愛德就昏倒了。
 
「成功了…你們幾個!快來托走她!」愛德昏倒後,婔妠從她身後走出,滿意的欣賞自己的傑作。
 
 
 
 
 
「這裡…是哪阿?」愛德醒來後發現自己在一個昏暗的空間。
 
「咦?手怎麼不能動?」愛德這才發現,她被綁在一張椅子上。
 
「到底是怎麼回事阿?我想想看…阿…走到一半…突然被人用手帕摀住臉,然後…就昏過去了…」
 
「咦?這種綁法…這樣…然後在這樣…這裡打開…這裡繞到這裡…好了!解開了!先四處走走吧!」
 
門忽然打開了,亮光使愛德睜不開眼。
 
「哎呀呀呀…不愧是堂堂的愛德華阿!你竟然可以打開這種結。」
 
「哼!以前”工作”時就不知道被綁了幾次了。」
 
「愛德華,你好,我是婔妠…」
 
「哼,客套話就不用了,你綁我來…一定有其他事吧?」婔妠說到一半,被愛德打斷了。
 
「既然這樣,那我就直接說了…愛德華,我們希望你能…離開羅伊。」
 
「為什麼?」
 
「就是因為你!羅伊准將一定是被你施了什麼妖術!以前…羅伊根本沒對女人那樣…你這…妖女!!!」婔妠越講越生氣。
 
「是嗎?原來是這樣阿?我偏不〜」
 
「你…姊妹們,上吧!」
 
一名女子先衝上來,拿著鐵棒往愛德的頭打,愛德閃過,舉起腳往她的臉揮,「哼…小兒科。」「嗚…痛…」
 
「真遜阿…由於工作完後幾乎都被人追殺,防身術當然也學了。下一個呢?」愛德冷笑著看著她們。
 
另一名魁武的女子跑過來,往愛德的腰部打了下去,愛德閃躲不及,「糟…嗚…」愛德吃痛的用手摀著腰部,臉色痛苦的蹲了下去。
 
「做的好!梟菲!」婔妠走向愛德,「妳就乖乖投降吧,不然傷…會更多唷。」說完便朝愛德受傷的地方狠很的踢了一下。
 
「嗚……哼…妳想都別…想…」
 
話還沒說完,大家就圍上來,婔妠手一揮,每個人便朝愛德打下去,直到愛德昏了過去。
 
「小ㄚ頭,知道厲害了吧。」
 
「會長…這樣就好了吧?給他點教訓就夠了…」這位替愛德求情的人,正是剛剛被愛德踢中臉的人,她知道,愛德手下有留情,要不然傷恐怕就沒那麼小了。
 
「哼!好吧。」
 
「會長,該執行B計畫了。」
 
「好。」
 
大街上。
 
「羅伊哥哥!怎麼樣?這次的可以嗎?」維塔麗拿著一個小髮飾在羅伊面前晃阿晃的。
 
「我想…她應該不缺這種東西…」羅伊看著維塔麗手上的髮飾說。
 
「又不行…他到底會要什麼?」維塔麗臉上寫滿了不耐煩。
 
「麗朵…我自己來就好了,妳先回家。」羅伊用看著自己妹妹的眼神看著維塔麗。
 
「不要!我要跟羅伊哥哥一起逛!」
 
一陣奔跑聲由遠而近的傳來。
 
「羅伊准將…大…大事不妙了… 」婔妠喘著氣說。
 
「有什麼事?慢慢說阿,別急。」
 
「…准將…我剛剛正要回家,走到一半,我…我看到愛德華被一群人托進野原上的一間屋子裡,我覺得很害怕,突然想起准將你還在大街上,所以我就來找你了。」(不愧是會長,說謊真是有如家常便飯〜)
 
「什麼?原野上的哪間小屋?」
 
「是的…那個…准將…我很抱歉…那個時候我應該去救愛德…我很抱歉…」婔妠的眼淚在眼睛中打轉,現在的他,根本不會有人懷疑他就是兇手。
 
「放心,這不是你的錯。」說完,羅伊拍拍婔妠的肩膀,便朝著小屋前進。
 
「這樣騙准將,真令我不好受…還有很抱歉…我沒把愛德殺死。」婔妠心虛的看著已遠去的羅伊背影。
 
「婔妠!都已經做了,就不要後悔!奇怪,我剛認識你的時候你還沒那麼懦弱阿!還有,為什麼要放愛德一條生路?」維塔麗生氣的看著婔妠。
 
「我發現…這樣做,根本只是因為…」沒錯,我大概是變懦弱了,因為我了解了……准將真的愛上愛德了…
 
「算了!我不想在聽到這些話。」維塔麗嘟著嘴,往自己家的方向走去。
 
「可是…這樣不是會讓他們感情增加嗎?」婔妠疑惑的看著維塔麗的背影喊著。
 
「會是會,但至少讓愛德毀容,讓他以後沒辦法騙人!!你沒忘記吧?」維塔麗不耐煩的回答著他。
 
「這…當然!」咦?毀容…?糟…忘了這檔事了,算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