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醉寶藍無法自拔

關於部落格
沒有人能夠再像你--No Other
  • 3683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SJ ALL CP】情人節賀文

「啊~真的耶。」放下了手中的PSP,東海若有所思的應答著。
 
「說到情人節,巧克力對吧!」晟敏一個響亮的拍手,一雙眼睛閃亮閃亮的,「啊~不知道可以收到多少巧克力呢!」
 
「算了吧!收了明天等著上娛樂頭版吧!」圭賢把視線轉移電視,看來有點在意。
 
「韓庚~餓了,我要吃炒飯。」希澈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躺在沙發上看電視。
 
巧克力?我的五臟廟比較重要!
 
「可是……這是我們大家確認心意之後過的第一個情人節唷。」利特點出了重點,眼神有意無意的瞥過眾人。
 
「就是啊就是啊!還是稍微慶祝一下吧。」剛剛第一個把話題提起的厲旭立刻附和。
 
一個人做的話太孤單了!
 
「啊~那天我要出去,我就先PASS了。」神童笑著,一方面是不想打擾他們,另一方面是真的有約。
 
「不是女方送男方嘛?我們哪來的女方?」
 
起範冷冷的說,直到剛剛還沉浸在與大魔王最終一戰的情境,卻因為一個分心,大絕招按成普通攻擊,GAME OVER了。
 
「女方……?」
 
這句話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畢竟大家都只想收,不想做。
 
「東海~會送我的對不對。」銀赫跑到東海身邊,雙手一攬,把他給攬進懷裡。
 
「為什麼不是你送我?」東海瞪了他一眼,把他的手拉開。
 
「什麼為什麼……?按照平常的角色的話,我當然是男方囉!」無視東海的殺人眼光,銀赫厚臉皮的再度攬住他,。
 
「呀!你說什麼!我也不是不能壓你的啊!」
 
東海一個翻身,把銀赫壓在身下,而銀赫……倒是挺享受東海主動的攻勢。
 
「喂喂喂,想在客廳上演春宮戲啊?」強仁終於看不下去了,出聲制止,「這麼在意角色的話……」
 
「你!」指著晟敏。
 
「我?」晟敏掘嘴。
 
「不要把南瓜加下去喔。」圭賢愉快的說。
 
「你!」指著厲旭。
 
「……本來就打算要送的……」厲旭羞澀的低下了頭。
 
「我期待囉。」藝聲吻了下他的額頭。
 
「你!」指著起範。
 
「有點麻煩。」起範皺眉。
 
「不想做也沒關係,我不介意。」始源紳士的微笑,不想勉強他。
 
看到他微笑下的失落,真的是沒辦法忽略,「……反正閒著也是閒著。」
 
「你!」指著東海。
 
「為什麼!?」東海不滿的喊著,一個不注意反被銀赫壓住了。
 
「果然還是習慣這樣。」低下頭在頸間落下紅痕……然後被踹開。
 
「希澈哥……想怎樣就怎樣吧。」就算是強仁也沒那個膽指使希澈。
 
「嗯?」聽到自己被點名,希澈把注意力從炒飯轉移到強仁身上。
 
「沒事,你繼續吃吧。」韓庚無奈的笑,也沒指望他會在意這種事。
 
「最後…哥如果太勞累的話,就別做了。」寵溺的幫利特按摩,果然有差別待遇!
 
「什麼話!弟弟們要做的話,我怎麼可以缺席。」心中暗自開心著強仁的體貼,利特下了決心。
 
「好!就這幾天出去採買材料!!」利特站起來宣布,「不能有意見!」
 
東海吞下了原本要說的話。
 
 
一早,利特、厲旭和東海就直接出發採買要用的材料,三個人七嘴八舌的站在陳列商品的櫃子旁邊討論。
 
「嗯……要買哪個牌子的呢?」
 
「上次吃的那家不錯!」
 
「可是有次廠商提供的那個也不錯。」
 
「聽說那牌有加很多化學藥物,不要吧……」
 
利特從櫃子上拿下好幾個器具,拿的速度一點也不手軟。「這個、這個……還有那個。」
 
厲旭看到這,不禁笑了出來。
 
「小子,你笑什麼啊!」利特注意到他的笑聲,動作停了下來,手上沉甸甸的重量讓他也有些羞窘。
 
「不是啦……只是覺得,哥跟強仁哥的感情很好。」
 
「……胡說些什麼!」利特也笑了出來,拿東西的速度比剛剛快了幾分,臉上的緋紅更讓厲旭的笑意擴大。
 
「什麼什麼?怎麼笑的那麼開心?」東海走了過來,手上拿著幾包鹽巴。
 
「哥,你拿鹽巴做什麼?」
 
「上次蛋糕的回禮。」
 
「………這樣啊。」
 
每對情侶都有各自的相處方式,銀赫哥……你自求多福了。
 
「起範沒有特別的要求,晟敏哥……南瓜粉?」看著清單上的物品,厲旭有些無言,但是還是沒說什麼的買了。
 
那我自己……買純度高一點的好了,藝聲哥不會介意的吧!
 
「唔哇!特哥你東西也買太多了吧!」
 
「你才是!買什麼鹽巴啊!!」
 
「這是什麼?南瓜粉??」
 
今年的情人節……到底會過的如何啊??
 
 
「其實要說很難也沒很難呀。」東海拉開巧克力的包裝,按照著說明書,把鍋子裝水準備隔水加熱。
 
「早就跟你說了吧!」厲旭拿出一瓶牛奶,加到碗裡,和已經呈現黏稠狀的巧克力融合,「純度好像買太高了,做出來可能會挺苦的……」
 
「這樣他們就會滿意了嗎?」起範拿著湯匙攪拌著巧克力,眼神直盯著鍋子瞧。
 
「當然囉,這可是充滿心意的呢。」利特最早開始做,現在已經把巧克力注入模子了。
 
「厲旭啊~要到怎樣的程度才可以加調味料?」晟敏甩了甩手,一直拌巧克力真的很酸。
 
厲旭走過來查看,「啊,哥的差不多可以加了。」
 
「嗯!」晟敏拿出南瓜粉,要倒下去之前停了一下,「分兩鍋好了……」
 
結果只有一半加了粉,大概也不想浪費食物吧,不過或許加了南瓜粉會挺好吃的?
 
「怎麼?大家都在做巧克力啊。」韓庚拿著一包東西走了進來,看到廚房的擁擠不禁退了一步。
 
「你手上那是什麼?」注意到他手上的東西,利特問道。
 
「喔~水餃皮,情人節也是大年初一呢!幫大家包個水餃,應應景。」韓庚揚了揚手上的袋子。
 
「水餃!需要我幫忙嗎?」東海聽到之後看起來挺興奮的,似乎想要大顯身手一番。
 
「可以是可以,但別再搞個"Baby"出來了。」他提醒道,台灣行的回憶讓他難以忘記。
 
「東海哥!你的巧克力還沒弄完呢!」厲旭也想起去年在台灣的電視錄製,趕緊把他召回。
 
「怎麼可以嫌棄我們Baby啊!」他吐了吐舌,想搗亂的成分的確居多,「差不多了~厲旭!鹽巴你放到哪啦?」
 
「我還以為你會忘記這件事……收在洗手台旁邊的櫃子裡。」
 
「銀赫哥,你保重。」這時起範也完成的差不多了,開始注入模子。
 
 
「啊~好累啊!……唔哇,好濃的味道。」
 
工作回來的希澈一打開宿舍的門口,陣陣濃郁的巧克力香撲鼻而來。
 
他走到廚房旁邊,裡面有點混亂,有些人還在爐火旁邊奮戰,另外一些人好像剛忙完,坐在一旁的小桌子和韓庚包著水餃。
 
「這麼拼?巧克力真的那麼好?」自言自語的走到客廳,幾個沒在廚房忙的就閒在那裡,練舞的、聊天的、進行節目檢討的、無聊轉著電視的……。
 
「我回來了,今天我最晚啊。」放下包包,到沙發上找了個最舒適的姿勢坐定。
 
「嗯,大部分的人都盡快完成行程回來了。」銀赫停下動作,回答了他。
 
「都在忙情人節?」不知怎地,希澈不自在的換了個姿勢。
 
「是啊,很期待呢……不過,你不給韓庚做嗎?」藝聲看著希澈,問道。
 
希澈答的心虛,「我……?算了吧!費時費力的……」
 
「你確定?」
 
「有什麼好確不確定的……哎呀!不關我的事。」
 
希澈突然發難,他從沙發上跳起,頭也不回的跑回房間。
 
藝聲挑了挑眉,「韓庚真可憐啊。」
 
利特剛好看到那幾幕,走到客廳坐下,意味深長的笑道,「不一定喔,之後等著瞧吧。」
 
 
終於,眾人把工作告一段落,巧克力也都做好包裝,一個一個擺在桌上,基本上都以寶藍色系為主,但每個包裝都各有特色,一看就知道是誰做的。
 
然後,夜深了……。
 
 
「呀嘻!好燙!」
 
「隔水加熱?怎麼這麼麻煩!?」
 
「持續攪拌………搞什麼啊!!」
 
一抹鬼鬼祟祟的身影在廚房內穿梭,不斷傳出的抱怨聲已經盡量壓低,看來是想給別人知道。
 
但是希澈嘴上雖然是抱怨連連,卻還是認真的盯著鍋子,一步一步耐著性子按照著其他人留下的說明書的步驟製作。
 
「天啊,我搞什麼自找麻煩!」
 
當然,還是會有人察覺到這些碎碎唸,而那人現在就正輕手輕腳走出房門察看。
 
「真的是……沒想像中那麼容易啊。」
 
希澈自言自語著,早上的疲累加上晚上的熬夜製作,身心都已經快累垮了。
 
他拿起刀子,眼神甚是迷濛,手也軟綿綿沒什麼力氣,只要手一滑,那刀子必定會傷到他。
 
「好想睡覺啊……」
 
嘴裡喃喃的念著,手上也開始動作,整個人搖來晃去的,看來已經到極限了吧……
 
「小心!!」
 
希澈整個人突然踉蹌了下,躲在旁邊的人立刻衝了出來,有力的臂緊緊抱住了他。
 
「唔……嗯?韓庚?!」原本要合上的眼立刻睜大,慌張的不知所措。
 
「休息一下吧,人都搖搖欲墜的,這樣做出來的東西,我可不會喜歡!」韓庚拿走希澈手上的刀子,走到爐火旁接手。
 
「這怎麼行!讓開!」
 
他站到他身邊想擠走他,要搶刀子的手卻被一把握住。
 
「去休息,手上的傷口也去處理!」他執起他的手,上面有多處燙傷的痕跡,韓庚皺眉,憐惜的落下幾吻,「不然我生氣喔。」
 
「……知道了知道了。」把手抽回,臉上多了幾朵紅雲。
 
「嗯。」看著他確實的照自己的話去做,韓庚才放心的轉向鍋子開始操作。
 
接下來由韓庚接手,以俐落的刀法切碎巧克力後,在一次放進鍋裡,之後的流程也都流暢了許多。
 
窗外的天空漸漸泛白,而巧克力也逐漸成形了……
 
 
「祝大家新年快樂!萬事如意!乾杯!!」
 
杯子碰撞發出清脆的聲響,遲來的圍爐在大年初一,也就是情人節這天給補上了。
 
「來嘗嘗這水餃吧!這可是大家共同的心血呢。」十三個大男生份量的水餃,擺在一個大盤子上放在桌子正中間,煞是壯觀。
 
「趁熱吃啊……!喂!誰放了巧克力!!」
 
「噢!韓庚哥一吃就中獎!今年會很幸運喔!」東海唯恐天下不亂的說著,當初就是他把剩下的材料放進去的。
 
「這新年的驚喜倒是挺大的,東海,嘴巴張開,我餵你啊。」希澈突然變調,語調溫柔的很反常。
 
「嗯……咳咳咳……好辣!!」東海嗆了好幾口,眼淚在眼框打轉,銀赫趕緊倒水給他。
 
「哈哈,東海,你的運氣看來也挺不錯的啊。」韓庚當然是立刻反擊,眼角當然沒放過希澈的反應。
 
「就幫你這一次啦。」他撇過頭去,開始拉人聊天……現在跟韓庚對上眼,估計會失態。
 
「不會這整盤都是驚喜吧……」始源戒慎的盯著那整盤,原本伸出的筷子收了回來。
 
「應該不是,至少我包的都沒搞鬼。」起範聳聳肩,夾了一個水餃給始源。
 
「你做的?」
 
「嗯,為防萬一,有做點小記號。」他又夾了不少到自己和始源的盤子裡,以免到時候吃壞肚子。
 
「謝謝囉!」始源吃了一個,「好吃!跟到中國韓庚家的時候吃的很像。」
 
「當然!祖傳秘方,掛保證的。還有,全部給我吃完啊,敢剩下試試看!」
 
看著他們兩人吃的不亦樂乎,眾人早就食指大動,個個開始試運氣,然後當然是……幾家歡樂幾家愁囉!
 
 
酒足飯飽之後,眾人當然也沒忘了最重要的事情。
 
「那麼接下來就各自解散吧,別浪費接下來的時間囉,情人節快樂。」利特一宣布,大家立刻散光,真是……有夠現實!
 
「所以,客廳是我們的囉?」強仁從背後抱住了利特,「我可是期待了很久喔,沒讓我失望吧。」
 
「你不相信我?」利特拿出巧克力,要給強仁,但是他沒接手。
 
「餵、我。」
 
「…像個小孩子似的。」
 
他們倆一同坐到沙發上,利特把包裝拆開,拿了個巧克力出來,「強仁小朋友,嘴巴張開~」
 
「啊~嗯~好好吃噢~來~哥哥也吃一個。」玩性大開的兩人,就這麼的你一來我一往的,玩的不亦樂乎。
 
就這樣,兩人滿足的把巧克力吃完了。他們暫時不想去打擾其他人,也不想離開對方,利特靜靜的躺在強仁懷裡休憩。
 
「小孩子都這樣說的吧?"我長大以後要娶哥哥"!」
 
「真的有人這樣說過啊,上次去孤兒院做公益的時候…真的很可愛呢。不過我們不是都已經長大了?」
 
「是嗎?那你就是我老婆了。」
 
「哈~你倒是會抓時機說話!那我該說什麼呢?」
 
「我想想啊……就說:我愛你,直到永遠。」
 
緊緊的抱住這副瘦弱的軀體,難以想像時的他到底承受了多少超過負荷的事情,他金英云發誓,這輩子絕對要永遠守在补正洙的身邊,不會離去。
 
 
「巧克力。」
 
空中迎面而來的小盒子,始源發揮優異的反射神經接住了。
 
「這……我……」原本有很多的話想說,沒想到這會兒太激動,什麼都忘了。
 
「哥,你就什麼都別說了吧。」輕聲笑出,起範樂的欣賞別人看不到的始源。
 
「哈……也是,什麼話都沒辦法形容現在的感覺啊。」始源也放棄,坐到起範身邊,小心翼翼的把巧克力的包裝打開。
 
「不用那麼珍惜啦……小東西罷了。」看著他的動作,好像裡面裝的是什麼珍貴的東西似的。
 
「什麼啊!這可是起範親手做的、親手包的,當然要好好對待,以後還要留下來呢!」這時候卻又有他的固執,起範只得坐在一旁看著他用龜速拆著包裝。
 
當初不該包那麼複雜的……
 
終於,巧克力重見天日,始源拿了一顆,放進嘴裡品嘗。
 
「有這麼好吃嗎?」他的反應讓起範看傻了眼,不禁也嚐了一顆。
 
………很普通啊。
 
看到起範疑惑的臉,始源又拿了一顆,又擺出好像吃到什麼珍奇美食般的神情。
 
「好吃,起範做的都是人間美味喔。」
 
起範難得露出不知所措的神情,「那,明年再做給你吃。」
 
「恩!你可別反悔喔!」
 
還有三百六十五天,才能再度吃到起範做的巧克力?
 
沒關係……因為我們還要在一起一輩子呢!
 
 
「讓我看看你做的怎樣吧?」
 
看著晟敏扭捏了好一陣子,圭賢決定提醒他一下,雖然看著他東拉西扯也挺有趣的。
 
「……我覺得大家都做的比我好,你可別笑我啊。」晟敏這才把手上的盒子拿出來。
 
一顆又一顆精巧的巧克力羅列在裡頭,看起來每個都下了許多的苦心,晟敏這時竟覺得有些緊張。
 
「很好啊!是很棒的作品!」毫不吝嗇的讚美,圭賢滿意的接下了。
 
「真的?」他喜出忘外的道,卻又停頓,「不是敷衍我的吧?」
 
圭賢嘴角一勾,挑了顆放進嘴裡,開始慢慢的咀嚼,眼神直直的盯著晟敏,臉上沒做任何表情。
 
什麼跟什麼?到底怎麼樣?別一直盯著我什麼話也不說啊!
 
終於,圭賢一個吞嚥,完成了整個動作。
 
「嗯……」他故意拉長音調,「挺好吃的啊。」
 
「喔……」晟敏整個人放鬆下來,終於體會到什麼叫煎熬。
 
看到這多變的反應,圭贒活像是捉弄兔子的大野狼般的得意。
 
「那……圭賢啊,那要不要試試另一種?」晟敏這時又從背後拿出另一個盒子。
 
「嗯?好啊!」圭賢欣然的答應了。
 
反正都是巧克力,不可能差到哪裡去吧?
 
「這是……在做的時候自己多加了一些調味料,我想讓圭賢第一個吃吃看。」可愛的臉露出了燦爛的笑容,剛剛第一個的成功讓他信心大增。
 
多加一些調味料?該不會……
 
圭賢心理的警報器大響,但當然拉不下臉,他決定靜觀其變。
 
「雖然我自己也沒吃過,但我想應該挺不錯的!」獻寶似的打開了盒子,他似乎更滿意這作品,「我稍微加了一點南瓜粉。」
 
果然!!!!!
 
這會兒晟敏倒是殷勤,自己挑了顆湊到圭賢的嘴邊,「吃吃看吧!」
 
這下換圭賢拿不準主意了……算了!男子漢大丈夫,我怕一個南瓜巧克力不成!?
 
毫不猶豫的吃了進去!
 
巧克力漸漸在嘴裡溶化,第一個感覺到的是南瓜味,不久後,巧克力的濃郁開始擴散,牛奶的味道接著上來,微苦的香氣襯著奶香,南瓜這時卻成了最佳配角,特有的甜味又讓整個口感升級──這三種味道居然完美的結合在一起!!
 
「這個……好吃耶!」
 
連圭賢自己都訝異說出這種話,晟敏聽了自己也嘗了一塊。
 
「真的!當初不小心打翻的牛奶原來是關鍵。」他這才想起自己加完南瓜粉之後,不小心撞到拿著牛奶的厲旭……這真的是神來一筆!
 
「再給我吃一點吧~」既然已經沒有顧忌,當然是開始大快朵頤囉。
 
「啊!我也要吃!!」
 
連晟敏都有點迷上這滋味了,兩個人開始展開巧克力搶奪大戰,儘管體能上晟敏有優勢,但是圭賢仍然以智取勝。
 
「等等,為什麼我們會搶到床上?而且你還壓在我身上?」
 
「真要說的話,還挺難解釋的,」他從容的把最後一顆戰利品塞進嘴裡,「我直接做給你看吧……」
 
俯身,兩唇相貼,曖昧的氣氛開始逸散。
 
今晚……是情人專屬的夜。
 
 
「結果,又讓你幫了我。」
 
希澈手中拿著裝飾精美的盒子反覆翻弄,連最後的裝盒也是韓庚幫忙的,不禁讓他有點沮喪。
 
「你在傷心什麼啊,真不像你。」韓庚微微一笑,坐到希澈身旁,「你這手啊,我光看到都已經心疼的半死。你說,萬一那刀子傷到你了,我該怎麼辦?」
 
「就只會說這些甜言蜜語!」他臉紅,「奇怪,我明明沒教你這些的啊。」
 
「你不知道的可還多著呢!好了,既然巧克力都做了,不吃一下啟不是浪費?」韓庚把巧克力盒子拿了過來,希澈卻一把搶了回去。
 
「我金希澈啊……也不是看了別人的付出而沒有反應的那種人,可是和你在一起,卻覺得這樣也沒關係……你把我寵壞了啦!」
 
他拉開包裝的緞帶,打開盒子,拿出一顆巧克力,湊到韓庚嘴邊,「偶而我也該做些什麼吧。」
 
「啊……」他張大嘴巴誇張的吃進巧克力,希澈趕忙把手指抽出。
 
「希澈啊,今天你怎麼特別可愛?」
 
「………啥?」
 
韓庚吞下巧克力,也拿了一顆放進希澈的嘴裡,「你啊……大可什麼也不做,永遠跟在我身邊啊。」
 
「……你又知道我會在你身邊一輩子?」他嘴裡咬著巧克力,帶著哀怨的眼神看著他。
 
「你不會嗎?」韓庚自信的反問,那自信……即使是事實,也讓人有些想反駁的衝動!
 
「你這……敗給你了!」希澈卻還是印證了他的自信,不甘願的點點頭,「可是什麼都不做只享受你的付出,果然不是我的風格。」
 
他起身,跨坐到韓庚腿上。
 
「你想玩火?」韓庚眼神變的深沉,享受著溫香軟玉般的軀體貼在自己身上的感覺。
 
「不是早就燒起來了?」他身體往前輕撞,韓庚身下的慾望更加勃發。
 
「那就……幫忙滅下火吧。」
 
將希澈擁入懷中,反被動為主動,熾熱又帶點甜味的唇相貼,肆無忌憚的火上加油。
 
看來,今天會有個難忘的夜。
 
 
「藝、藝聲哥……你還好吧?」厲旭急急忙忙的端來一杯水,安撫著哀嚎的藝聲。
 
「……不太好,那水餃到底怎麼回事……」捂著肚子,忍著呼之欲出的嘔吐感,不免後悔為什麼要吃那餐。
 
「這我就不知道了,哥你也真倒楣,怎麼都中獎?」給自己也到了杯茶,厲旭坐到藝聲旁邊,溫柔的幫藝聲拍拍背。
 
「哈,看來今年運氣會不錯。」藝聲苦笑,喝完水後嘴裡噁心的感覺也沖淡了些。
 
「你現在不太舒服吧,我看巧克力留到明天再吃吧?」他起身,打算把巧克力收起來。
 
「不行!」藝聲按住他的肩膀,阻止了他的動作,「今天不吃的話就沒意義了!」
 
「瞧你認真的表情,」厲旭竊笑,順著藝聲的動作再度坐下,「不過,可別勉強唷。」
 
「有什麼好勉強的!現在吃這個才真的可以讓我好一點。」藝聲點點頭,很是認同自己的話。
 
「好啦~那就獻醜囉!」厲旭將巧克力遞給藝聲,他很是珍惜的接過。
 
先從外面的蝴蝶結拆起,然後是仔細包裝的紙,打開後,裡面藏的是一個白色的盒子,將蓋子打開,一顆又一顆精緻的巧克力躺在裡面。
 
「厲旭,你很用心耶。」拿起一顆巧克力翻弄,看著它圓滾滾的翻來翻去,藝聲滿意的讚道。
 
「也沒有啦……先跟你說喔,這次純度買太高了,雖然有調味過,但可能還是有點苦。」
 
雖然自己在做的途中就有察覺到了,但是已經來不及了,慌亂下的成品其實不太滿意。
 
「這樣啊……」藝聲用拇指和食指把巧克力拿到眼前仔細的觀察,歪著頭,看起來好像在思索。
 
然後他微微的瞥了厲旭一眼,把巧克力塞進正要開口說話厲旭的嘴裡。
 
「哥,你怎麼───?」
 
厲旭咬著巧克力正想表達疑問,藝聲抓準時機起身吻住厲旭,舌強硬的滑進厲旭的嘴裡,巧克力隨著兩人的動作不斷進出兩人的口中,苦甜的香氣同時逸散開來。
 
當巧克力已經溶化,藝聲沒有停止動作,反而更加放肆的挑逗厲旭。厲旭害羞的回應著藝聲,感覺身體十分無力,手攀上了藝聲的肩膀,努力的配合藝聲的動作。
 
巧克力的氣味好似催情劑,兩人的長吻持續了好一段時間,等到厲旭漸感喘息不過來,搥著藝聲示意他放開。
 
「苦嗎?」藝聲舔了舔嘴唇,佯裝不解,「我覺得好甜喔。」
 
「苦啊!苦死了!」厲旭用手扇著臉,試圖將自己的溫度降下,順便掩蓋一下自己臉上的潮紅。
 
「看來你好像沒吃出味道喔,再吃一個試試看吧!」
 
藝聲奸詐的揚起微笑,又再拿了一顆巧克力,無視於厲旭的反應……又是一段激烈的熱吻。
 
厲旭做的挺多的,看來每顆都可以好好品嘗……夜,還長的呢。
 
 
 
 
「東海,你怎麼突然不見了?」
 
東海剛剛吃到一半,突然離開,原本以為一下就會回來的,結果沒想到一直到解散前都沒看見他的身影。當解散時,銀赫幾乎是第一個跑掉的,在宿舍裡走來走去,終於在他房裡找到他。
 
「……你來了啊。」
 
冰冷的聲音讓銀赫打了個寒顫……這感覺,怎麼似曾相似?
 
「那個……你怎麼了嗎?」銀赫觀察著東海的臉色,小心翼翼的問道。
 
東海這才轉過頭來看他,「銀赫,你自己說,我該怎麼看待這件事?」
 
他沒頭沒尾的問了一句,銀赫搔了搔頭,投以疑惑的眼神。
 
東海把頭轉向桌上的電腦,開了個影片,銀赫走過來看。
 
影片內容是前陣子StarKing的錄影,看了開頭,銀赫這才想起那天的事。
 
影片隨著時間播放,銀赫則是越來越如坐針氈,終於,播放到了那一段──自己和那女人嘴對嘴的親吻。
 
「啊~就是這裡。」東海冷冷的說,又將畫面轉到前面,不斷的重複播放、倒帶、播放、倒帶………「怎麼樣?你看起來好像很高興。」
 
畫面不斷的播放,銀赫也覺得全身佈滿冷汗,「我真的不知道……她就突然親了啊。」
 
「怎麼珉豪閃的掉,你閃不掉?」東海抬頭看著他,臉上沒有任何表情。
 
「東海……我……。」銀赫腦裡不停的轉著各種理由,但是好像沒一個派的上用場,除了越抹越黑之外。
 
東海頭一低,握緊了膝蓋上的手,「………如果,你真的不喜歡我,你直接說就好了。」
 
「沒有!東海,我對你絕對是真心真意的!」銀赫看到這樣的東海慌了,他打他也好,罵他也好,就是不要因為自己而露出這樣的樣子,「那天排練的時候明明沒有這樣子的,可是錄影的時候她就這麼貼上來了,我以為我閃那樣子她就知道了,可是她還是貼上來了……東海,你千萬要相信我啊!」
 
「……………噗。」
 
「你聽我說,我心裡絕對只有你一個人,天上地下都可以見證啊!我………」他話說到一半,看到東海的肩膀開始顫抖,又聽到一點竊笑聲,這才停下,「東海,你在笑嗎?」
 
「怎麼不繼續說?我在聽啊,快點你說下去嘛!」終於憋不住的東海乾脆抬起頭來光明正大的笑。
 
「你原諒我啦?」銀赫再次確認,東海笑著點頭稱是。
 
「拜託!那天新聞就有說了啦,利特哥甚至當天錄影完就直接跟我說了!」他調整了下自己的氣息,突然又皺眉,「不過你親完的表情還是讓我有點懷疑。」
 
「懷疑什麼?」銀赫汗顏。
 
拜託別再來了,我的心臟沒有你想像中的強啊。
 
「懷疑我總是被你壓到底是什麼道理!」東海又再倒帶一次,「用一句話形容的話……活像是個嬌羞的少女!」
 
「好啦好啦!少女就少女,不過你也別再看了,」看著東海毫不留情的取笑自己,他是鬆了一口氣,但也沒但算繼續讓他得意下去,「還是讓你瞧瞧只有你看的到的我吧?」
 
「先吃巧克力吧!」銀赫撲上來的動作是很迅速,但是東海拿出盒子堵住銀赫的動作更快!
 
「又來這招!?」銀赫倒也乖乖的停下動作,拉著東海坐到床沿。
 
「你不想吃就拉倒!」東海作勢要把盒子扔掉,銀赫一把握住了他的手,「我要吃啊!」
 
「這還差不多。」東海沒有再為難他,讓他把巧克力盒子拆開。
 
「哇~真的是巧克力……我還以為你會作出別的東西。」銀赫像是小孩子拿到禮物般的興奮,一點也不懷疑裡面的東西。
 
「就巧克力嘛!我還能搞出什麼花樣?」東海盈盈一笑,伸手挑了顆比較漂亮的成品,「我餵你,嘴張開啊~」
 
「東海……你對我真好!」銀赫感動的都快哭了,沒有猶豫的吃了下去……
 
「怎麼樣?好吃嗎?」他仍是笑的燦爛,又再拿了一顆湊倒銀赫嘴邊,「怎麼?不好吃啊?」
 
「……沒有沒有,只是……」
 
「只是什麼?」
 
「沒事……」嗚嗚嗚……好鹹啊……
 
銀赫體認到了什麼叫騎虎難下的滋味,看著東海難得帶著誘惑的笑,溫柔的一口一口餵著自己他親手做的巧克力,但是自己吃到的卻好像黑色的鹽球,可是吃不是,吐出來也不是……東海果然沒有那麼輕易就原諒我。
 
「真的那麼好吃啊?感動到都流眼淚了?來,多吃點!」
 
「………嗯,好吃……東海做的都好吃……」
 
饒了我吧!!我知道錯了!!!
 
 
 
 
一顆接著一顆,很快的,盒子已經見底了。
 
「你還真的吃完啦?」東海收起盒子,戳了戳一旁快升天的銀赫,「水?」
 
銀赫趕忙點頭,一拿到水杯沒兩下子就喝光了。
 
「你啊……被親的時候在想什麼?」
 
「……"完蛋了。"」銀赫放下水杯,無奈的一笑,「我可不想再站在門外一小時了。」
 
「那次可真丟臉。」東海將水杯擱在一旁,拇指撫上銀赫唇上未乾的水痕,沿著唇線畫著圈。
 
「這裡……我可能有陣子不會想碰了吧。」
 
銀赫抓住他的手,把他拉到自己懷裡,「會在意就說啊……別露出那麼落寞的表情。」
 
「的確,怎麼可能靠別人的三言兩語給說服?」東海輕笑,把頭靠在銀赫的胸膛上,「果然還是想聽你說出事實。」
 
「那好,我們這樣算是互不相欠囉。」銀赫梳著東海的髮,「但是,你真的不想和我接吻了?」
 
「應該是吧。」
 
「那誰幫我消毒?」銀赫用帶著苦惱的聲音問道。
 
「消毒?消什麼毒?」
 
「就像這樣……」
 
不由分說的吻住東海,滿意的看著他從一開始的掙扎到最後閉上眼享受這個吻,直到兩人用盡氧氣後才分開。
 
「消毒完畢。」簡潔有力交代剛剛的行為,銀赫露出慣有的笑容。
 
「……嗯,好鹹的吻。」東海喘著息,很沒情調的發表了感想,「這算我自作自受嘛?」
 
「……啊啊!我不管了啦!」銀赫白眼一翻,一不做二不休的把東海壓到床上,附在東海耳邊輕聲說道:
 
「就讓你看看,嬌羞的少女怎麼變成完美的男人。」
 
「你好奸詐……唔嗯……」
 
反駁的話語全被銀赫的吻給吞噬掉。現在不論說什麼話,似乎都稍嫌多餘了些,那還是什麼都別說,享受著這愉快的情人節吧!
 
 
「那個……神童哥……」
 
妍京嬌羞的低下頭,在雅致的餐廳裡已經結束了晚餐,現在的確是該說再見的時候了,但是自己好不容易鼓起勇氣的邀約,要的可不是這樣的結束。
 
「妍京,從剛剛就吞吞吐吐的,不像你喔。」神童露出慣有的微笑,京研又再度看傻了。
 
沒錯,就是這個笑容,就是因為神童哥自己才能在沒日沒夜的訓練中撐下去的。我想……不對!我要獨占這個笑容。
 
「哥,這個……你可以收下嗎?」顫抖的手從包包中拿出準備已久的巧克力,兩手送到神童面前,頭低下著不敢向前看。
 
「這…妍京?」神童不是笨蛋,在這種節日的邀約,加上這份禮物,他終於確定了自己的直覺。
 
「如如、果神童哥不要的話也沒關係,阿哈哈……當我沒說、當我沒說……」神童許久沒接下巧克力,妍京以為自己大概沒希望了,慌忙的想收回巧克力,轉身想逃離這窘迫的氣氛。
 
「等等!」神童拉住了妍京的手,藉由反作用力將瘦弱的她拉進自己的的懷裡。
 
「如果,你不嫌棄我的話……」
 
「你答應了?哥?你真的答應了?」妍京不敢相信的看著神童,手環繞住了自己夢想已久的男人。
 
「嗯。」笑著點點頭,神童再一次的答覆妍京。
 
「哥、哥……以後,請多多指教!!」
 
 
 
月光柔和的灑下,彷彿靜靜的祝福所有的情人。
 
2009年,或許有失意、有痛苦、有悲傷,但一定也有歡笑、美好的回憶。
 
2010年,悲傷的就讓他過去吧,把最美好的部分保存下來,若是這時身旁有個能陪伴自己的人,記得,握住他的手,好好的說一聲:情人節快樂!
 
*************************
 
作者的話:

妍京我也不知道是誰
打這篇文章的時候納莉還沒出來^^
所以隨便掰一個名字
現在懶得改了XD
不要太在意~
 
「那個……情人節快到了耶。」
 
一句不平凡的話。
 
" meta-author=""> 分享至facebook
 
「那個……情人節快到了耶。」
 
一句不平凡的話。
 
" meta-author=""> 分享至facebook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