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沉醉寶藍無法自拔
關於部落格
沒有人能夠再像你--No Other
  • 37164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SJ藝旭】甜點

從早上到現在不斷在宿舍廚房響起的聲音,真的是快讓人受不了,在宿舍各處的人都默默的佩服厲旭的耐心。
 
「銀赫哥…老實說照這樣的進度,這蛋糕到晚上也烤不好…」厲旭小心翼翼的道出了事實,「或者乾脆我幫你做……」
 
「不行!」
 
銀赫毅然決然的拒絕了,雖然自己也知道弄了很久,但是為了挽回東海的心,他知道他自己應該、也必須自己完成這蛋糕。
 
但是自己也知道自己有幾斤兩重,從昨天和厲旭商量了老半天,才讓厲旭肯犧牲一天的休假來幫自己,沒想到昨天討論好的過程,今天實做起來卻沒想像中簡單。
 
「那不如我先示範一次完整的過程,你再跟著做一次?我相信看過一次的話,一定會容易多的。」
 
他提出建議,不然依照每個順序都得重來好幾次的進度來看,自己不如好好的做一次,順便在過程中和銀赫好好的提醒步驟和訣竅可能還比較好。
 
「謝謝你!厲旭!事成之後我一定會好好答謝你的!」銀赫樂得抱住厲旭,而厲旭也沒在意的笑一笑任由他掛在自己身上。
 
他再度把已經翻到快爛的食譜再度翻回第一頁,細細的在確認一次食材和步驟,順便補上一些筆記。
 
這時,門打開了,已經工作完的藝聲和東海走了進來。
 
「啊…哥,你們回來啦。」厲旭走出廚房和他們打了聲招呼,但是他和銀赫卻還是維持從背後抱著他的姿勢。
 
「……嗯。」東海看到這副景象,應了一聲,音調是降到了冰點般冷淡,眼裡的火簇也燒的更旺。
 
銀赫彷彿被電到般的跳離厲旭,這副曖昧景象被看到無疑是雪上加霜。
 
「那個……東海?」小心的問了聲,但是八成已經為時已晚。
 
「感情很好啊,慢慢忙,我去休息了。」然後伴隨著大力的甩門聲,一切又歸於寧靜。
 
「噢……我慘啊!!!」
 
銀赫臉色黯然的走回廚房,客廳剩下藝聲和厲旭對看。
 
「那個…哥,辛苦了。」厲旭打破沉默,但是效果好像不是很好。
 
「……我也去休息了。」
 
藝聲丟下一句,然後也走進了房間。
 
雖然不如東海那般激烈,但是厲旭的確感覺到他們兩人之間有些不對勁,他回想了這幾天的情況,的確因為工作而少了些交流,但晚上睡前還是會有些時間相處。
 
明明前天還好好的啊……難不成……
 
藝聲哥在吃醋?
 
「哎……不可能、不可能。」嘴裡喃喃念著,抱著食譜走回廚房。
 
 
"叮!"
 
「好了!」
 
厲旭帶上隔熱手套,小心的把烤盤拿出來,一個香氣四溢的草莓蛋糕出爐了。
 
「哇~好厲害!而且……超香的!」銀赫迫不及待的想挖一口,但厲旭阻止了他。
 
「等等…還沒完呢。」細心的把綿密的奶油抹上,放上幾個令人垂涎欲滴的草莓做裝飾,最後再用巧克力碎片灑在上面,「成了!」
 
「………嗯!好好吃啊!沒想到熱的蛋糕也別有一番風味。」
 
聽到這,在這宿舍裡,有耳朵有鼻子的都動心了,一群不是剛睡醒就是把遊戲按暫停的餓死鬼跑了出來。
 
「有吃的也不說,是不是兄弟啊!」
 
「蛋糕!而且還熱的!睡到剛剛肚子餓死了,讓我吃一口。」
 
「小心燙啊,我餵你。」
 
「噢噢!超好吃的,厲旭,這種東西以後多做一點!」
 
一群人就這樣在這裡開起了下午茶聚會,但是獨獨缺了兩個人,一個在房間裡鬧脾氣,另一個……
 
藝聲哥…今天太累了嗎?
 
 
 
煩!
 
一個身影不斷的在床上翻來覆去,從一進房門躺到床上開始,不斷的翻身轉向,每個角度都試過了,睡不著就是睡不著。
 
剛進門的景象一直在腦海中倒帶重播,這也是心煩的令他睡不著的原因。
 
銀赫帶著一臉傻笑幾乎可以說是"掛"在厲旭上面,臉靠在他的肩頸磨蹭,兩手肆無忌憚的放在厲旭的腰上……那死猴子以為他是誰!?
 
藝聲坐起來,自暴自棄的用手瘋狂搓揉自己的頭,「該死!幹麻跟個笨蛋計較這麼多。」
 
腦中忽然閃過兩個字,他停下雙手的動作臉上露出厭惡的表情。
 
嫉妒……?我在嫉妒銀赫?
 
「真的假的啊……」藝聲再度躺回床上,對體認到事實的自己感到可笑。
 
突然門那傳來兩聲清脆的敲門聲,藝聲趕緊翻過身背對著門繼續裝睡。
 
門輕輕的打開了,明亮的光線自門縫射進,藝聲感覺到有個人輕手輕腳的進來,刻意放低的腳步聲似乎是不想打擾到自己。
 
那人在桌上放下一盤東西,似乎靜靜的站在那裡看著自己一陣子,便又靜靜的離開了。
 
藝聲聽到輕微的關門聲,不敢輕舉妄動,又躺了約十分鐘,這才從床上下來。
 
「好香……」從開門到現在,香甜的氣味就令從下午就沒吃什麼東西的藝聲感到飢餓。
 
剛剛他是不是放了什麼東西在桌上?
 
摸黑找到了燈的開關,頓時的明亮令他一時適應不慣。花了幾秒適應後,望桌子上看去。
 
一個精緻的巧克力蛋糕放在那,巧克力色的奶油薄薄覆蓋在綿密的海綿蛋糕上,靠近點更可以聞到以蘭姆酒調味過後所散發出的香氣,厲旭還用白色鮮奶油在蛋糕上層用帶有他風格的字寫上"藝聲"。
 
「還有紙條?」有一張小紙條壓在底下,藝聲將它拿起。
 
"哥,今天好像特別的累啊?回家也沒說到什麼話
剛剛銀赫哥和我是在玩,那個……哥看起來好像有點在意?
或許是我想太多了吧,呵呵
這蛋糕是用剩下的材料做的,哥從回家就沒吃東西了,這樣可不行!
先吃些甜的吧!如果餓了不要出去吃,我會煮的
                       厲旭"
 
「這小子……」隨著內容,藝聲的嘴角越發上揚,剛剛的壞情緒一掃而空,「說的好像我在吃醋……唉,我是吃醋沒錯啦。」
 
他走出房門,在四處尋找厲旭,走到客廳,才發現他趴在飯桌上小憩。
 
看向廚房,那的慘況讓藝聲會心一笑,在仔細看了下……好像哪裡怪怪的?
 
走進廚房,小心的越過四處飛濺的奶油,看到灑落一桌的草莓汁、一包用完的麵粉和其他材料的包裝紙,奇怪的是沒用完的材料看起來都是剛開封的。
 
「剩下的材料?你倒是說說看做草莓蛋糕哪裡剩得下巧克力蛋糕的材料?」拿起旁邊隨意放的一張發票,看上面的時間似乎是兩三個小時前買的,藝聲臉上的笑意越來越大。
 
坐回厲旭旁邊,深深的嘆了一口氣「真是……你也太容易影響我的心情了吧。」
 
拿出小湯匙,開始品嘗這蛋糕,一口一口的放進嘴裡,略帶苦味的巧克力蛋糕吃起來一點也不會過於甜膩,那材料比例的拿捏控制的恰到好處。
 
 
──聽說,陷入愛情的人都會變成笨蛋……?
 
 
「哥…你醒來啦……」察覺到動靜,厲旭醒了過來,睡眼惺忪的揉揉眼。
 
「謝謝你的蛋糕。」傾身,用舌舔去厲旭沾在嘴角的巧克力,惹的厲旭一陣臉紅心跳,藝聲滿意的看著他的反應。
 
──算了!這笨蛋當的倒是挺心甘情願的
 
甜點,完。
 
 
 
王八蛋!豬頭!蠢猴子!天殺的去死上一千萬遍吧!!!
 
東海從進房門後就發洩的拿起枕頭,嘴裡嘟嘟嚷嚷的罵著一些連自己也不知所云的話,每罵一個字便用力的對無辜的枕頭落下拳頭。
 
「笨蛋!花心!呆子!沒智商的…笨、豬……!!呼……呼……」也不知道是罵累了還是沒詞了,總之可憐的枕頭逃過了一劫,東海疲累的躺到床上。
 
到底為什麼自己會這麼生氣,歸根究底都是那個白痴!
 
他閉上眼,眼前浮現前幾天的錄影……
 
 
 
銀赫那天被主持人隨便幾下慫恿就自告奮勇的跳上台,和剛出道的小師妹跳起貼身熱舞,剛開始還有心思刻意的保持距離,結果跳到最後完全投入!
 
隨著舞蹈,銀赫的手完全沒有距離的在那女藝人玲瓏有緻的身上游移,女藝人也從原本有些拘束到後來完全放開的擺動,有時大膽的摟住銀赫,有時手也順著銀赫的身體曲線滑動,兩人的身體幾乎完全黏在一起。
 
最後的ending是一個借位的激吻!使得現場氣氛飆到最高點。
 
銀赫那完全投入的眼神、態度,完完全全的變身成名副其實的寶石美男,東海也看的出來那女藝人望著銀赫的眼神完全不同了,錄影完後甚至直接貼了上來把自己和其他團員支開,纏著銀赫天南地北的扯些沒營養的事。
 
剩下的……就只知道回來後銀赫一臉的春風得意和自己的冷若冰霜。
 
對於這幾天東海露骨的冷漠,銀赫再笨也知道自己做了什麼,跟前跟後的道歉,但是銀赫的手機也不斷的響起,小師妹似乎表露了愛意並且也開始展開攻勢。
 
而剛剛……他又一臉幸福的摟住厲旭……
 
「該不會……」突然一個想法閃過腦海,東海微皺眉,從床上跳起來,決定去確認一下自己的想法。
 
他打開一條門縫,確認銀赫去廁所的空檔後,他鬼鬼祟祟的跑出去。
 
走到廚房,鬆了一口氣的看到只有厲旭一人專注的看著烤箱。
 
「差不多了………該去準備其他材料了。」厲旭轉過身去,完全沒發現後面有人在盯著他。
 
算準時機,東海無聲無息的從背後抱住厲旭。
 
「嗯……!?」突然被抱住的厲旭嚇了一跳,回頭看了一眼後才鬆了口氣「是哥啊,怎麼了嗎?」
 
「嗯……」東海沒說什麼,抱住厲旭的手不斷收緊又放鬆,「沒什麼沒什麼……你繼續忙,別告訴銀赫我來過。」
 
咚咚咚的再度跑回房間,東海立刻關上門,一臉慘錄。
 
他拉起自己的衣服,回想剛剛大概測量的結果,在比比自己的腰……「厲旭的腰……好細!」
 
最近因為沒什麼事,沒通告的空檔就是閒在家裡,連這幾天的訓練也有些偷懶,沒想到原本緊實的腹部竟有些鬆弛,但腿部肌肉卻是因為前陣子沒日沒夜的訓練而粗了幾吋。
 
這真是證明了偶像也是人,一點鬆懈也不得容許。
 
儘管這樣的身材還是普通人的水準之上,但在這光鮮亮麗又競爭激烈的演藝圈中,比自己好的絕對多如天上繁星。
 
「唉…的確,這樣哪能比啊,摸起來也沒女人舒服,個性又不像厲旭溫和……」
 
銀赫……應該也疲於應付這樣的我吧?現在這樣道歉,或許也只是做做樣子,不久就會停止了……──────
 
"砰砰砰砰砰砰!!!!"
 
正當東海還沉浸在自己低落的情緒中,一連串焦急的敲門聲響起,然後是熟悉到不能在熟悉的聲音。
 
「東海!東海!可以開個門嘛?」
 
是銀赫!
 
東海聽到立刻跳到床上,用枕頭捂住頭,來個不聽不看!
 
「你還在生氣嗎?是因為我跟其他人很親密嗎?還是我哪裡又做錯了?東海…你知道我神經粗,如果我哪裡做錯,跟我講……我會改的!剛剛在廚房抱著厲旭,我絕對沒其他意思………─────」
 
儘管枕頭遮著,但還是有隻字片與傳入東海的耳,諸如此類的道歉,銀赫鍥而不捨的站在門外一直重複。
 
別再說了,快點厭倦……我沒你想的那麼好!
 
十分鐘過去了。
 
「東海啊,你可以出來好好把我罵一頓,你也可以叫我做任何事,但是不要不理我啊,─────」
 
「……………」
 
三十分鐘過去了。
 
「你想要出去玩嗎?之前我一直沒空,現在可以陪你了!東海,我做了蛋糕喔!吃吃看嗎?我…那個…啊!對了!不是說要玩之前買的遊戲嗎?東海~~~~~───────」
 
東海這時早就拿掉枕頭,坐在床上聽了好一會兒,現在更是走到門旁邊坐下,靜靜的聽著。
 
怎麼有人這麼笨,這毅力是哪裡來的啊……
 
嘴角漸漸浮上微笑,心裡漸漸蕩起著甜蜜的漣漪。
 
「真是個……笨蛋啊……」他低喃道。
 
 
這段單方面的對話,從剛開始到現在,居然持續了快一個小時,銀赫拿著蛋糕的手開始發酸,也不知道自己在外面一直喊話,東海到底有沒有聽見。不斷敲著門的頻率漸漸緩下,終於停止了動作。
 
「唉~這次真的完蛋了嗎?」背靠著門坐下,銀赫拿起一旁準備的水杯補充了水分。
 
這一小時說下來,還真不是普通的口乾舌燥!
 
「銀赫啊,怎麼坐在這裡?」一旁看了很久好戲的利特,終於良心發現,跑來幫助一下弟弟。
 
聽你講成那樣,東海在裡面最好沒動心!我看八成握著門把準備出來了。
 
「哥啊……我會不會被甩了啊。」銀赫哭喪著臉,抬頭望著利特。
 
「我們銀赫那麼受歡迎,誰會拋棄你?」
 
利特拿出手機,做了個手勢要銀赫安靜,按了幾個號碼後,銀赫的手機響起。
 
「誰打給你的?給哥看看……呵!就說你很受歡迎吧,前幾天同台的師妹又打電話來囉。」
 
利特故意放大音量,擺明說給裡面的人聽,銀赫則是一臉慌張,他可不想把事情搞的更複雜。
 
裡面的人果然如利特所料的沉不住氣,門一開,一把奪過銀赫的手機,看到來電顯示後才知道被耍了。
 
「哎~呀~我果然老了,連一不小心按到手機都會搞錯~啊!厲旭的蛋糕快沒了!失陪囉!」
 
利特帶著奸笑看著東海,然後轉身悠哉悠哉的走了。
 
果然薑是老的辣!!
 
「………」東海看了銀赫一眼,沒說什麼也沒有再把門甩上,只是安靜的走到書桌前坐下
 
「那個……東海?」剛剛在外面的長篇大論似乎把話都說完了,銀赫躊躇不安的走到東海身邊。
 
「……不是說做了蛋糕?要讓我吃嗎?」
 
「啊!對!蛋糕!」銀赫這才想起手上和自己一起奮戰的蛋糕,手忙腳亂的放到桌上。
 
蛋糕的外表實在有些拙劣,凹凸不平的奶油不說,不小心有些壓扁的草莓可憐的放在蛋糕上,整體來講真的有些不堪入目。
 
但是卻充滿了心意。
 
「你的手。」東海注意到銀赫的手不自然的放在身後,稍微想一下大概也知道這傢伙怎麼了。
 
「沒、沒怎麼樣。」銀赫原本還是不肯把手伸出來,卻被東海一瞪,乖乖的把手拿出來給他檢查。
 
一道又一道的傷痕,燙傷、割傷佈滿了雙手,每一道都讓東海看的很有罪惡感。
 
「等一下,別亂跑。」
 
幾分鐘過後,東海把醫療箱拿出來,讓銀赫伸出手,細心的替他消毒、上藥。
 
「我真的會被你的FANS罵死。」貼上了OK蹦,東海吐舌說道。
 
「不會的!這很值得。」光是看到東海溫柔的替自己擦藥,感覺剛剛的辛苦全都忘了。
 
看著東海緩和的態度,想必剛剛的話並不是被當成耳邊風,加上他的態度,自己應該已經被原諒了。
 
思及此,銀赫放鬆的吐了口氣,手不安分的從背後抱住想念已久的身軀。
 
「還是東海最好抱!」
 
東海微震了下,剛剛才在注意的身材問體讓他現在有些扭捏。
 
「嗯……那個,銀赫,你會覺得我最近身材有些走樣嘛?」
 
「啊?」
 
銀赫愣了一下,有點訝異在這時候聽到這種問題,靈活的腦袋馬上和這幾天的事情連起來
 
「不會啊!東海就是東海……」銀赫的手撩起東海的上衣,在他的身上輕撫游走,「這樣子我還是會深深著迷啊。」
 
東海感覺到他的手的觸感,略微麻癢的感覺讓他有些沉淪,當他開始挑逗胸前的挺立的紅點,更是不由自主的溢出輕吟。
 
「而且也還是一樣敏感。」
 
東海聽到銀赫的竊笑聲,甩甩頭,把快要淪陷的意志找回。
 
「停!」東海一把抓住他的手,「我、要、吃、蛋、糕!」
 
「咦!?」
 
「嘿!我可沒有這麼容易原諒你!差點又給你睡了!害我傷神那麼久,你以為我有這麼好商量的嗎?」
 
「東海~」
 
無視於銀赫的哀求,他直接拿起小湯匙進攻看起來不怎麼樣的蛋糕。
 
「唔!!!*&︿$&*(︿*&%︿#……」
 
怎麼是鹹的!!!

「好吃嗎?」儘管蛋糕打斷了興致,但銀赫還是有點好奇自己到底做的怎樣。
 
東海挖起一大塊蛋糕,不由分說的"戳"進銀赫的嘴裡。
 
「………好鹹啊!!!!我把鹽跟砂糖搞混了啦!!!」
 
「哎呀!!真是大笨蛋!!」東海翻了翻白眼。
 
雖然嘴上這麼說,但是東海還是再挖起一口。
 
「東、東海!別吃了啦!沒關係啊!這吃下去會吃壞肚子的啦!」
 
一匙接著一匙,嘴中還吃到沒混合均勻的鹽粒,但是東海還是繼續吃著。
 
搞什麼找罪受,我李東海腦子又沒燒壞!
 
只是……需要點其他東西來轉移自己過於激動的心情注意力罷了!
 
 
 
「咦?這是……鹽巴?」厲旭從桌上拿起一罐放在一旁的調理盆旁邊的罐子,在看看另一罐根本沒用過的糖。
 
「銀赫哥不會搞混了吧……唉,買胃藥果然是對的。」厲旭貼心的把胃藥放在東海的房間前面,隨後走回廚房稍做收拾。
 
稍做收拾後厲旭沒有去休息,而是再度打開食譜,翻到巧克力蛋糕那一頁。
 
「希望藝聲哥會喜歡……」哼著小曲,面對廚房再次開工。
 
想必這次會輕鬆點!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