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沉醉寶藍無法自拔
關於部落格
沒有人能夠再像你--No Other
  • 37164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SJ赫海】彆扭

「啊~不知道能抽中什麼。」東海隨手挑中了一個籤。
 
「讓我看看是什麼…哦!我今天出運了啊!」女主持人打開了籤,臉上掩藏不住喜悅的對鏡頭展示了籤的內容──以嘴叼餅給MC。
 
「唔哇!製作人連這種的都想的出來。」東海看著籤,眼睛睜的很大,但還是不忘保持笑容。
 
「各位Fans不好意思了,這籤可沒有作假唷!」她向觀眾群敬了個禮,在現場的Fans不斷的尖叫著,但倒也沒有人起來亂的。
 
「我愛的是大家唷!」東海對觀眾做了個愛心手勢,觀眾也熱情的回應了他,隨後東海拿起一片餅乾,叼在嘴上。
 
「……哼……」赫宰微微的以鼻音表示不滿,在台上也只有這種方式了。
 
「……嫉妒?」正洙卻察覺到了他的發洩方式,無聊也是無聊起了個頭調侃一下他,「笑容啊笑容!」
 
「只是節目罷了。」赫宰看似不在意的回答,讓嘴角上揚,重新恢復微笑,還裝的很關心主持人那邊動靜的樣子。
 
「……餅乾挺好吃的啊。」東海技巧性的以巧妙的角度咬掉餅乾,剩下的剛好也被主持人吃了,看起來好像親到了,其實根本沒有。
 
這也是做節目的技巧之一嘛。
 
「製作人你今天挺好的呀~好!下一個是…我們的銀赫!」她也很有經驗的自動忽略Fans的聲音,熟練的請出下一個人。
 
「該你啦!」正洙拍了一下赫宰的背,把他送了出去。
 
「銀赫好好抽啊!!」金英雲開始起鬨。
 
「各位放心,上節目之前有叫銀赫哥好好的刷牙了。」圭賢也微笑的糗了他一番。
 
「你們這些傢伙…」赫宰無奈的微笑,直接走到主持人那爽快的抽了個籤。
 
「銀赫我先幫你看一下。」金英雲掛上賊笑,把籤搶了過來,「嗯…在現場挑一個人一起吃一片餅乾…」
 
「我挑?」銀赫詢問道。
 
「當然囉,呵呵,不介意的話我也可以唷!」主持人眨眼,「當然台下的朋友也可以!」
 
「銀赫哥哥!!選我選我~!!!」台下的群眾一聽到自己也有機會變大聲的呼喊,希望可以引起注意。
 
「哦…」赫宰眼神不意外的飄向成員,開了口想叫那心目中確定了人選…
 
東海察覺到了視線,不料卻用眼神向他示意拒絕,甚至幫他出主意,擠眉弄眼的推推身旁別的人。
 
……東海拒絕我……?
 
「…那就…神童哥吧。」赫宰故作嘻皮笑臉的喚了神童,不再看向東海。
 
「銀赫,你想害我啊?」東熙自然是笑容滿面的走去,看不出什麼不情願。
 
「我想請哥吃餅乾嘛!」赫宰隨手挑了片餅乾,將之叼起,等著東熙來。
 
「好小子!不知道你哥在減肥嘛!」東熙突然飛來一筆,轉身叫了另一個人來代替,「東海!你來吧!」
 
「我才剛去過耶,這樣可以嗎?」
 
東海明顯要推拒,赫宰卻故意忽略般的發出邀請,「東海,我想跟你嘛!過來吧~」
 
「東海!東海!東海!」全部的人開始起鬨,東海只能選擇走上前去。
 
「東海……」
 
「下去再說。」
 
赫宰想搭話,卻被東海面無表情的打斷。
 
東海拿起一片餅乾,粗魯的塞進赫宰嘴中,俐洛的以嘴咬斷,轉身向觀眾展示算是交代。
 
這一切過程都刻意背對眾人,所以只有成員們和他倆明瞭。
 
「真是令人擔心啊。」正洙雖然這樣說,卻帶著笑意。
 
「…我是不是之前又幹了什麼蠢事啊…?」在剩下的節目錄製中,赫宰完全沒有放心思在上面,除了偶而的應對、笑容之外,剩下思考全繞著李東海。
 
 
終於,節目的錄製完成了。赫宰第一個走下舞台,接著在後台等著東海。
 
在階梯旁盼呀盼的,終於看到東海和主持人有說有笑的走下來,赫宰立刻走上前去。
 
「銀赫啊,今天辛苦了。」主持人氣質的打了招呼,和剛剛在台上的形象大相逕庭。
 
「不會,在姊的主持下很輕鬆呢。」禮貌可是SJ的特點之一,絕對不能忽略的。
 
「叫什麼姊呀?都來錄那麼多次了,年紀也沒大你們多少,叫金娜就可以了。」金娜露出微笑,拍了拍赫宰的背。
 
「那金娜姊?」銀赫折衷妥協,畢竟前面的是大前輩,直呼姓名有些不敬。
 
「呵呵,也可以啦。」金娜聳聳肩,「好啦,快去休息吧,免得你們等一下上別的通告沒精神。」
 
「知道了,金娜姊。」赫宰把東海拉過來,目送金娜走向休息室。
 
「…李赫宰,跟我來。」東海從赫宰出現開始就沒有說話,等到金娜走了才開了口。
 
「剛在台上…」赫宰起了個頭,東海卻只是往前走,暫時沒有任何要搭理的意思。
 
兩人就這樣被沉默籠罩,一個勁兒的走,直到東海拐進一個沒人使用的休息室,赫宰跟著走進去。
 
東海在赫宰進來後還在門口左右看看,確定沒有人跟過來,還鎖上了門。
 
「東海?」赫宰疑惑的看著他,等著東海解釋他的用意。
 
「李赫宰啊……」東海今天終於第一次叫了赫宰,但是……「你是笨蛋啊!!」
 
他撫著額頭,用非常受不了的語氣道。
 
「咦?」他對突如其來的發語愣住了,「我怎麼了?」
 
「你想把我們的關係昭告天下嗎?」東海把自己甩到沙發上,赫宰跟著坐在旁邊。
 
「我哪有……」他就是……為了這在生氣嗎?
 
「還"我想跟你嘛",公然調情喔?」他翻了翻白眼,提到這就氣不打一處來。
 
「哥也真是的…誰不叫偏偏叫我…他什麼時候開始減肥的啊……唉呀!當時你也可以換別人的啊!正洙哥不就在旁邊嘛?
 
「我走出去的時候拜託你眼神也收斂一點,一直盯著看誰不會起疑心啊,我都聽到台下的在竊竊私語了…
 
「當初社長開出的條件一個也不能違反啊!你想把當初跟社長爭取的機會毀在你自己的手上嗎?我們可是會賠上許多東西的啊!
 
「呀!李赫宰你到底有沒有在聽啊。」見赫宰一直沒有發出聲音,東海轉頭看過去。
 
「我…我不知道你有那麼多顧慮…」赫宰的頭低著,輕輕的上下晃動,看來有在反省。
 
「我這不是責怪啦…嘖…怎麼說呢,這只是提醒啦…」東海看到赫宰這副模樣,心頭的火燒的在旺,這會兒也得滅了。
 
 
似乎說的太過分了……要道歉嘛?嗯……
 
 
「赫宰…我剛───」
 
「是我的錯,當初我不該提出交往的要求的…可是,東海───」
 
東海原本要開口道歉,卻聽到赫宰說出這般喪氣的言詞,一股怒氣不明所以的湧了上來───
 
「……李赫宰!!」東海一喊,赫宰反射性的抬頭,東海的爆頭攻擊剛好因此而攻擊力加倍!
 
「說什麼白痴話,你真的是蠢蛋嘛!?」原本平靜的情緒漸漸轉為激動,「你想分手嗎?都已經走到這裡了,你現在是要半途而廢的意思嗎!?你…你要放棄我嗎…?」
 
赫宰看到這樣的東海,突然莞爾。
 
───其實感到不安的心情,兩人都是一樣的。
 
「你笑什麼啊!我跟你說,就算要分手…啊!!我可不會答應喔!你要是要離開…我、我就召開記者會說你拋棄我!!」
 
情緒一激動,自己在說什麼連自己都不知道,話沒經過大腦就出來,自然也不會注意現場氣氛的轉變和赫宰的手早已悄悄的摟住了自己────
 
待續。
         
 
 
 
「聽我說完啊…東海,既然當初你已經答應我了,現在就算是你想甩掉我是不可能的。」
 
東海愣住,嘴還維持著張開的狀態,等到那些話進到了大腦消化了後,東海臉上頓時飛上紅雲。
 
「………什麼嘛,這種時候又說出這些話。那這樣剛剛我啟不是像個白痴一樣……」東海神經一放鬆,理所當然順勢的躺進了專屬自己的特等席──李赫宰的懷中。
 
「我們兩個都是白痴啊,愛情使人的智商降低唷。」赫宰竊竊的笑著,收緊了手臂抱緊了東海。
 
「剛剛的行為不是李東海做出來的…李赫宰你給我忘掉。」小孩子般的鬧了彆扭,東海把頭深埋進赫宰的懷,掩飾著自己滾燙的臉。
 
「…我才不忘,永遠也不要忘記。」順著東海柔順的髮,輕柔的撫著。
 
「……隨便你啦……」深吸了口氣,讓赫宰的味道充滿著自己的鼻腔。
 
這味道,始終沒變,總會有種安全感,是啊……李赫宰還是李赫宰,而李東海卻會開始在意其他人的目光,在外時時刻刻堤防著,就怕傳出不好的名聲。
 
感情本來就是互相的,我卻只是自私的顧著名聲……赫宰沒錯,他只是自然的展現情感,而我卻還是被世俗的眼光約束著……
 
 
「我們公開我們的關係好不好…」
 
 
「……」赫宰沒說話,卻用兩根手指輕掐起東海的臉頰,「東海,這可不是我要的補償喔,你剛一定在心裡偷偷責怪自己對吧?」
 
赫宰眼神放的更柔。
 
「而且,我們不是只有兩個人,我們代表著的是super junior,可不能給其他成員添麻煩。」
 
「說的也是呢…」東海頭微低,有些苦澀的笑著。
 
「…但是我相信會有這一天的。」
 
赫宰鬆開了東海的臉頰,抬起了他的下顎,然後靠近,直到沒有了距離。
 
東海感受著唇上傳來的熱度,沒有任何顧慮的抱緊了赫宰。
 
赫宰先是沿著東海的唇輕舔,然後開始向下,下巴、頸、鎖骨……都留下了淡粉色的痕跡。
 
「…唔嗯……赫宰……」東海漸漸感到燥熱,赫宰不斷刺激的搔癢感使他開始溢出些輕吟。
 
赫宰解開了東海的上衣釦子,東海滑嫩的肩微曝露在冰冷的空氣中,而胸膛早已被赫宰一覽無遺───
 
 
 
「嗶嗶嗶───!!!STOP~~~!!!」
 
 
 
門突然被一股外力轟了開來,嚇得東海立刻推開赫宰,把被解開的衣服穿上。
 
「哦哦,銀赫你眼神有點恐怖喔,看哥的眼神可以這樣子嗎?」金鍾雲一副就是進來挑釁的,厲旭無言的輕扯了他的袖子要他節制點。
 
「不是我們想打擾你們的好事啦,但是下一個通告就快開始囉。」圭賢難得掛著無害的微笑,赫宰卻看的刺眼無比。
 
「李赫宰!!你竟敢留下痕跡!!等等怎麼上台啊!」金英云似乎唯恐天下不知的喊著,當然是在只有成員在的情況下。
 
「咳咳…我向上帝發誓不是我出的主意。」始源雙手高舉表示無辜,雖然手上還拿著壞掉的門把……
 
「……咦?怎麼你們都不驚訝?」東海觀察到了眾人的表情,有害羞的、有無所謂的、有欠打的、有挑釁的、有微笑的、有孩子出嫁了的(?)、有羨慕的(!?)……但就是沒有驚訝的。
 
「廢話!你以為你們的行為很低調嗎?是瞎子的都感覺得出來了。」希澈掛在韓庚身上,臉上掛著一貫的腐笑說道。
 
「什麼嘛!原來打算對我們隱瞞著,真不夠意思!」晟敏笑嘻嘻的說,臉上倒也沒有責怪的神情。
 
「……我們在一起的隔天,基本上成員們都知道了…」赫宰小聲的說出,一邊觀察著東海的神色。
 
「天啊…不早說!害我一直對成員們有愧疚感!」東海不在意,還笑開了,現在多了分享秘密的人反而輕鬆,尤其不用對這些視如親人的朋友們隱瞞更是鬆了口氣,「那你們也解釋一下你們的親密行為吧。」
 
「嗯?你不知道啊?」神童不知道從哪裡冒了出來,手上還拿了一張關係表,「你拿去參考參考吧。」
 
「連這種東西都有了…有些侵犯隱私了吧…」東海看著,裡面詳盡的資料令他有些傻眼。
 
此時牆上的時鐘報了整點,點醒了眾人時間不早了。
 
「好啦,聊也聊夠了,該去下一個地方出外景囉。」正洙拍了拍手,算是結束了這次談話。
 
「害我們休息時間都沒了!李赫宰你今天無論如何都給我請客啊!」金英云拍了拍赫宰的背,開玩笑的成分倒是居多。
 
「再不快點就會遲到啦!我們可不能給人家添麻煩。」韓庚說道,大家也開始慢慢移動到外面了。
 
「好~好~我們走~」
 
希澈推著韓庚也一起走出去,直到房間裡剩下赫宰和東海兩人。
 
「我們也走吧?」赫宰看著還留在原地的東海說道。
 
「嗯…喔…!是該走了。」東海似乎還沉浸在剛剛的思緒中,突然被點醒有些倉皇感。
 
他深吸了口氣,快步走到門和赫宰之間,然後面向著赫宰。
 
「如果沒有今天的談話,或許我們之間還是會有問題,之前是我執迷不悟,太受限於其他人的眼光和肩上的責任了…所以……」快速的貼上前去,兩唇相觸後立即分開,「這算是一點補償吧!」
 
掩蓋害羞似的飛快跑走追上成員們,留下傻愣的赫宰。
 
「呀!東海!等等我啊!!」回過神的他立刻追上去。
 
等到了門外後,正巧看到最後一個人上了車,但是車子卻沒停著等他,反而啟動了引擎。
 
「喂喂喂!前面的車別開啊啊啊!!我還沒上車啦!!」但天總違人願,車好像逃跑般的加速,留下他一人……
 
攔了一輛計程車,雖然無奈的卻掩不住心中的激動喜悅。
 
微揚起嘴角,腦中還可清楚的描繪某人紅著臉驅使司機開車的樣子。
 
……李東海,你我都別想逃,這輩子李赫宰可是賴定啦!!!
 
彆扭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