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醉寶藍無法自拔

關於部落格
沒有人能夠再像你--No Other
  • 3704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家教V.S.電王】跨世界設定萬歲XDD

【家教V.S.電王】跨世界設定萬歲XDD(完成)
 
怎說咧~~最近熊熊愛上電王了XDDD
眷戀家教又想寫電王的私心下誕生了這篇文(
總之大家一起來看電王啦!!!!!!!!!!!
 
*-*-*-*-*-*-*-*-*-*-*-*-*-*-*-*-*-*-*-*-*-*-*-*-*-*-*-*-*-*-*-*-*-
 
是夜,綱吉和還從一棟房子走出,身上仍穿著剛剛那人要他們穿上的服裝。
 
「吶吶,骸,這就是COSPLAY吧?」綱吉摸著那撮子法,然後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服裝。
 
......大概是吧......」骸打量著綱吉和平常風格迥異的服裝,漫不經心的應了一句。
 
見骸似乎沒有搭話的打算,綱吉也就閉上嘴了。
 
沉默的兩人繼續走著,眼前有個轉角,一個男孩從轉角出現。
 
他腳上踏著輕快的步調,一頂鴨舌帽遮住了他的面容,額際落下一撮醒目的紫髮,嘴上輕快的哼著旋律。
 
綱吉抬頭看了那突然出現的男孩,那男孩身上穿著街頭少年常見的服裝,就像......綱吉身上的一樣!
 
那男孩似乎注意到了視線,拉起帽簷回看著綱吉。
 
「「阿!!好像!」」兩人同時大叫。
 
男孩露出了無邪的笑容衝上去握住綱吉的手,「你...等我一下!!」然後馬上往回跑。
 
「綱吉,你的朋友?」骸有些不悅,他居然隨便握住綱吉的手!
 
「咦?不是阿,只不過他的穿著......你不覺得跟我很像嗎?」綱吉拉了拉自己的衣服。
 
「那你想等嗎?還是要走?」骸問道。
 
「等等看吧,如果是重要的事就不好了。」綱吉道。
 
這時,一陣奇特的聲音響起,一條條軌道憑空出現,天空裂開形成一圈光圈,一列列車隨後沿著軌道,駛到他們面前。
 
車門打開之後,男孩出現在那裡,「上來吧!我問過小良了,可以一起用『PASS』唷!」
 
骸跟綱吉面面相覷,看上去有些猶豫。
 
「快點上來啦!你們不用回答!!」男孩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骸,去看看吧!」像是被他的笑容吸引般,綱吉覺得可以相信他。
 
「可是......」骸仍面有豫色。
 
「反正你會保護我的,對吧?」聽到這,骸原本緊繃的嘴角總算鬆緩些,「當然。」
 
雖不明顯,但那語氣帶著自信。
 
「Welecome~」
 
*-*-*-*-*-*-*-*-*-*-*-*-*-*-*-*-*-*-*-*-*-*-*-*-*-*-*-*-*
 
「來~請用咖啡!我是ナオミ~請多指教~」穿著奇特、散發出活力氣息的女服務生遞上了杯上面有層層顏色鮮豔的鮮奶油(大概吧...=ˇ=””)的咖啡。
 
「那個......」那男孩上車之後就不知跑那兒去了,留下骸跟綱吉坐在有吧檯的車廂,有些不知該做什麼的綱吉,向坐在一旁,看起來很親切的人搭話。
 
「你就是小龍說的人吧。」那人回他一個親切的笑容,「阿,還沒自我介紹呢,我是良太郎,野上良太郎。」
 
「我是澤田綱吉,他是六道骸。」基於禮貌,綱吉也稍微自我介紹一下,「可以冒昧問一下嗎?這裡,是哪裡?」
 
「這是時空的列車-,我是ハナ,請多指教。」坐在良太郎對面的女性說話了。
 
「時空的列車?難不成是指穿越時空?」骸推了下還沒取下的眼鏡。
 
「沒錯,而且還必須要有車票才可搭乘喔。恩.....雖然聽起來有些難以置信啦。」ハナ笑笑的說道。
 
「喂~鼻屎女!聽說龍塔羅斯又撿了奇怪的東西回來阿!」門"刷"的滑開,一個外表狂野,頭髮後梳、有撮紅髮的男人走了進來,「リュウタロス,你帶了什麼回來阿?」
 
那男人伸手要拍綱吉的肩,卻被骸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檔了下來。
 
「色龜!你幹啥拍掉老子的手......?咦?色龜,你看起來怪怪的,リュウタロス也是......出奇的安靜呢。」
 
「笨蛋モモ!連人不一樣都看不出來嗎!」ハナ狠狠的巴了他的頭。
 
「咦!?人不太一樣?說起來好像真的有點不一樣,哎!衣服、髮型那麼像!誰會知道阿!!」他硬是把過錯撇清。
 
「看來桃兄眼睛也和腦袋一樣,只能當裝飾品呢!」在一旁雖然在打盹卻一直有著極大存在感的另一個人說道。
 
「喂......你醒來就知道吐嘈我嗎......」男人稍微呈現無力狀。
 
然後門又滑開了,那男孩拉著另一名頭髮微濕、衣衫有些不整的男人出來,「吶吶!!小龜!快點來看啦!」
 
「這樣不行唷,小龍,太過心急,魚兒可是會嚇跑的。」他順了順頭髮,然後轉向男孩指的方向。
 
「小龜!很像對不對!!你不用回答!!」男孩興奮地道,然後跑到綱吉身邊拍來拍去,一會兒拿耳機、一會兒拉衣服,然後偎在綱吉懷裡。
 
骸不高興的皺眉,想拉起男孩,綱吉卻只是眼神示意骸住手,溫柔的拍拍男孩的頭,骸只能一臉無奈的看著他們倆。
 
「你們兩位是......」被拉進來的男人一手撐著另一隻手,興味的看著他們。
 
「澤田綱吉。」綱吉又再說了一次自己的名字。
 
「六道骸。」骸也跟著說。
 
「我是ウラタロス。」他用拇指比著自己,「在那冬眠的是キンタロス。」接著比了仍然在打盹的キンタロス,「在你懷裡的孩子是リュウタロス。」然後比了裝扮相同的兩人,「那位腦袋空空的前輩是モモタロス。」最後比了站在一旁的モモタロス
 
「你說誰腦袋空空阿!!」モモタロス聽了生氣的要衝上去,但又被ハナ狠狠的打了一拳。
 
「不準在Den-Liner上惹事!!」
 
「呿......可惡......モモタロス暗罵。
 
「吶!小綱!為什麼要伴成這樣子阿?」リュウタロス頭歪一邊,問道。
 
「算是被人拜託的吧?」綱吉答道。
 
「沒想到居然有榮幸可以見到本人呢。」骸盯著ウラタロスウラタロス一派輕鬆的回看著他,兩人都想從對方的眼裡看出些個所以然
 
「不敢當。」浦塔羅斯和骸相視一笑。
 
「我說阿!六啥來著的幹麻跟色龜互瞪阿?」遲鈍的モモタロス沒有注意到兩人間的摩擦氣氛。
 
「呵,」ウラタロス低笑了聲,「前輩真是太遲鈍了。」
 
「骸,我知道這麼奇怪的事情突然發生,誰都會有所戒備,但你放心吧!就算是ウラタロス,大家都是好人唷!」良太郎溫柔的一笑,「就算ウラタロス用我的身體去(嗶~~),甚至還(嗶~~),就連(嗶~~)的事情都做了,但他終究還是好人唷。」不知怎地,他的笑容似乎扭曲了些......
 
「嘿~沒想到小良那些時候都醒著呀!」ウラタロス並沒有感到任何羞愧之色,「所以說小良~那天也和我試試......唔喔!?」ウラタロス帶著變態笑容的話還沒說完,キンタロス已解除冬眠狀態,一巴掌乎落去!「有這樣的同伴,真讓人想哭阿!」
 
「吶吶~小良,那個(嗶~~)是什麼阿?好玩嗎?好吃嗎?」リュウタロス雙眼睜大,全身散發出天真的氣息。
 
「色龜!都是你亂講話!帶壞小孩了啦!!」モモタロス氣道。
 
這時骸把綱吉摟緊了些,「小龍,這種事時候到了自然會清楚囉。」然後落了吻在綱吉額際,悄聲說道,「想必綱吉已經很熟悉了。」綱吉頓時臉紅到耳根。
 
「阿~~~!!!我知道了!!是指嘴碰嘴對不對!!!你不用回答!!!」リュウタロス愉快的轉了一圈,但忽然想到什麼事定了下來,「吶吶!上次那個阿~~我看到小良在跟那個誰~...唔啊!?小良你做什麼!?」
 
良太郎突然蓋住リュウタロス的嘴,臉上笑笑的,「小龍,你.什.麼.都.沒.有.看.到.唷!」
 
但散發出恐怖的氣氛。
 
「最近對良太朗有新的感覺耶。」モモタロス說道。
 
「跟太多異魔神戰鬥導致性格扭曲?」ハナ感嘆道。
 
「呀~沒想到小良已經屬於別人的了,難怪小良都不肯答應我。ウラタロス拿出手帕拭淚說道,「需要煮紅豆飯嗎?」
 
「怎麼可能會需要啊!」ハナ說道,「對吧!良太郎!」
 
「阿哈哈......這件事就先別提了......」良太郎乾笑帶過,但這樣更引人遐想。
 
接著門又滑開了,「大家好!吃飽了嗎?來,這是糖果。」
 
阿天媽來也,後面理所當然的跟著充滿傲()氣的侑斗。
 
「侑斗.........」良太郎簡略的打了聲招呼,隨及避開視線。
 
「野上...............」連平常態度傲慢的侑斗也不正視良太郎。
 
「呀~看來是這麼一回事啊。ウラタロス意味深長的嘆氣。
 
「阿拉?這兩位是誰?穿的真像リュウタロス跟ウラタロス呢!」デネブ注意到那兩人,「來!請吃糖果,請和侑斗交朋友唷!」飄逸的棕髮中有一撮綠髮,相似於侑斗的容貌帶著和藹的微笑。
 
「謝謝。」綱吉伸手收下,並也拿了顆給骸。
 
「「野上/侑斗,昨天那個......」」兩人同時開口,「「不,還是你先說吧!」」
 
「搞什麼阿!活像純情的小女孩一樣!」モモタロス看到這情況不免說道。
 
「笨蛋桃子,不懂就別亂說!」ハナ再度賞一記爆栗。
 
一瞬間,車廂裡的氣氛變的曖昧不明,所有人都將集中力放到那兩人身上。
 
「「對不起!!」」兩人又同時道歉,「「不是你的錯啊!」」再度異口同聲,感覺甚至是排練好的。
 
「良太郎~這時可不是互相道歉的時機呀,既然都已經~~」ウラタロス停頓一下,「現在應該互相依偎在對方懷裡然後......
 
「沒有!!」良太郎大叫一聲打斷ウラタロス
 
「昨天我跟野上什麼也沒發生。」侑斗撇過頭,臉上帶有一絲陰鬱和無奈,「總之就是他的爛運氣又作祟了。」
 
想說好不容易野上點頭答應了,沒想到在吻他的時候,野上一個緊張,腳步一個踉蹌,那麼的一滑,兩人同時跌倒,結果頭撞到地上,一起昏了過去.........
 
這種事情我是不可能說出來的!!
 
聽到這裡,大家也都了然於心了。
 
「他們也頗辛苦呢。」綱吉乾笑道。
 
「喂喂!良太郎!有異魔神!!」モモタロス跳起身說道,做了做繞臂運動,準備上場。
 
「哦哦!小良我要去!!」語畢,不等モモタロス反應過來,他便附到良太郎身上。
 
リュウタロス扣上腰帶,按下按鈕,「變身!」
 
『Gun form』
 
「骸!我們也去看看!」綱吉拉起骸,跟著跑出去。
 
「咦?!小綱!這我來就好了呀!」
 
「沒關係,就算是回禮吧!」綱吉吞下了死氣丸,眼神剎那間變的堅毅,「我們走吧!」
 
「婦唱夫隨。」
 
「嗯......那你們要小心點唷!」リュウタロス仍顯的很擔心。
 
跑了一陣子,他們終於停下來,「就是那個吧?」
 
一隻全身覆滿藍色鱗片的異魔神正揮舞著長滿惡綠色腫瘤的大手大肆破壞著建築,仔細一看......
 
「咦!?彭哥列總部!?」綱吉驚道,而且為什麼沒人出來應戰?
 
「現在大家都去溫泉旅行了吧,既然能穿越時空,這也沒什麼好奇怪的。」骸馬上適應了狀況。
 
「消失吧!通通給我消失吧!!!」異魔神狂妄的繼續破壞總部。
 
「滅了你可以吧?你不用回答!!」リュウタロス舉起槍正要瞄準。
 
「嘖......得在里包恩回來之前恢復啦!」綱吉帶上手套,「骸,束縛住他!」
 
骸右眼的數字轉到一,「呵呵.........做場好夢吧。」煞那間方圓半公里的空間立刻冰天雪地,異魔神從腳開始結冰,而其他人卻不受到影響。
 
「怎麼突然變天了!?喂!是你用的?!快給我恢復......」慢慢的,原本還在叫囂的異魔神被冰所凍住。
 
「哇......這是什麼!?魔法!?」リュウタロス看著這一切,兩眼發亮的讚嘆,「厲害呀~~~!!」
 
接著地一聲,利用火焰加速的綱吉飛了出去,他飛到異魔神旁,然後簡單一個出拳。
 
碰!!!!!異魔神立刻爆炸,然後粉碎。
 
「嘿~也不過這樣阿。」骸解除了幻境。
 
「小綱跟骸都好厲害阿!!反、反看我就弱掉了......」リュウタロス眼神中盡是敬佩,卻也顯得有些失落,「還以為可以保護別人了呢......
 
「不,是他們很強,畢竟一個是霧之守護者,一個是首領,不強就準備裸奔吧。」伴隨著腳步聲,一個看來只有十來歲的少年走了過來。
 
「里包恩!?」綱吉嚇了一跳,沒想到居然會碰到他。
 
「阿爾柯巴雷諾,你也在阿!?」
 
「你把我小看到什麼程度了?」里包恩輕哼了聲。
 
「唔喔!?又來個看起來很強的少年!」リュウタロス解開腰帶,恢復原貌。
 
「你們兩個......不是現在的人吧?」里包恩問道,「你們現在應該在日本才對。」
 
「不愧是阿爾柯巴雷諾,一點都沒錯。」骸道。
 
「對了,總部你們打算如何?」他眼神閃過一絲銳利,「總不能打完就拍拍屁股走了吧。」
 
「不用擔心阿。」リュウタロス笑一下,然後指向總部建築,建築正慢慢還原,「人的記憶可是很厲害呢。
 
...你們現在也沒辦法在這邊混吧,難不成未來的我現在正放你們假?」
 
「阿...也是耶,算算時間也差不多了。」綱吉說道,這時注意到リュウタロス失望的表情。
 
「小綱......你們要走了唷。」
 
雖然有點不忍心,也還想再待久一點,「嗯,時間差不多了。」
 
*-*-*-*-*-*-*-*-*-*-*-*-*-*-*-*-*-*-*-*-*-*-*-*-*-*-*-*-*-*-*-*-*
 
於是,他們再度坐上Den-Liner,然後回到了原先的時間。
 
「給你們添了不少麻煩,真不好意思。」綱吉和骸走下電車,站在門前說道。
 
「不會,能認識你們很開心呢!只不過你們的真實身分真的嚇到我了。」良太郎微笑以答,然候安撫著一旁的リュウタロス。
 
「小綱、小綱!還會再來玩的對不對,會的對吧!」リュウタロス有些哽咽道,難得交了新朋友,而且還不是狗阿貓的。
 
「嗯,一定會的,下次可以帶其他朋友一起來介紹給你唷。」綱吉允諾,基本上他自己也很想再來玩的。
 
「這是Milk Dipper的地址,使我姐姐在經營的店,可以從那裡聯繫到我們。」良太郎遞上了張紙,骸接下了它。
 
「好了,我們該走了。」綱吉後退一步,再看了一次電車上的大家。
 
「要再來品嚐咖啡呀!」ナオミ端著咖啡,笑著說道。
 
「歡迎下次的搭乘。」連車主也出來道別了。
 
「期待你們下次的上鉤。ウラタロス眨眼道。
 
「哭出來吧!」キンタロス拐了下下巴。
 
「絕對不能忘記喔!你不用回答!」リュウタロス揮著手。
 
「忘記老子可不原諒你!」モモタロス擠開人群,勉強露出個臉。
 
「一定要再來玩唷!」ハナ則是推開人群,跳到最前面用燦爛的笑容說道。
 
一定,還會再見的!」良太郎最後一個走出來,再一次握了綱吉和骸的手,「那就在這裡道別了唷。」
 
「嗯!」之後良太郎鬆開了手,和大家一起走回電車上。
 
綱吉和骸站在那裡,直到電車消失。
 
*-*-*-*-*-*-*-*-*-*-**-*-*-*-*-*-*-*-*-*-*-*-*-
 
「嚇?!里包恩!」綱吉走回總部,赫然發現里包恩帶著殺氣站在大門口,山本和獄寺也並列在旁。
 
「十代目~~~~!!!你到底去哪了啊!?」第一個飛撲上來的就是忠犬獄寺,臉上寫滿著擔心。
 
「骸!你們又蹓到哪裡去了呀?還真大膽呢!」山本滿不在乎的笑著,根本不需要擔心他們會不會出事。
 
「擅自外出,還失蹤那麼久,你們膽子越來越大了喔。」他把手槍掏出,上膛了。
 
「咦!?失蹤!?」綱吉驚訝的道,出去的時間應該至少只有幾小時阿...
 
「桌上那些公文,你自己看著辦吧。」里包恩冷笑一聲,手槍對著他們兩人就是一陣掃射。
 
「哇~~~等等阿....有話好說啦...!!
 
「十代目!!歡迎回來呀!」
 
「抱歉阿,阿綱!里包恩說我們不準幫你呢!」
 
 
掃射中,里包恩眼神閃過一絲光,「是那次的事件的他們阿......
 
「哇阿阿阿~!!里包恩你在射下去真的要出人命了啦!!!」
 
*-*-*-*-*-*-*-*-*-*-*-*-*-*-*-*-*-*-*-*-*--*-*-*-*-*-*-*-*
 
原來良太郎他們把我放下來的時間,似乎是一個星期過後了,回到辦公室,面對著那山高的公文,真有瞬間心頭真的涼了下。
 
里包恩自己心裡也有個底了吧?為什麼我們會失蹤那麼久。
 
「呼~~要用完這些似乎也需要點時間呢!」綱吉無奈的笑了一下,拿起最頂端的公文,「下次見面,也把獄寺他們帶過去吧。」
 
綱吉唇邊漾起微笑,就這樣,一篇又一篇的公文,改起來似乎也沒那麼乏味了。
 
 
*-*-*-*-*-*-**-*-*-*-*-*-*-*-*-*-*-*-*-*-*-*-*-*-*-*-*-*-*-*
 
碰!!慶祝我第一篇電王文吧XDD
電王是最近的新歡!超歡樂的一部作品!
大家也來去看看吧~~
 
打文好惰怠!回留言好惰怠!最近活的很惰怠!!!(蝦咪呀!!!
 
 
 
喔喔............昨天自然隨堂考50......我不用活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