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醉寶藍無法自拔

關於部落格
沒有人能夠再像你--No Other
  • 3704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家教骸雲】翻滾吧!六道骸

【家教骸雲】翻滾吧!六道骸
 
 
所以...是在滾什麼?
 
 
─────────────────────────────
 
 
夏天,太陽高高的懸在天空,陽光熱烈的令人不敢領教,但今天並盛的學生們仍是很有活力(被逼)的在太陽底下揮灑青春的汗水。
 
這時,雲雀正舒服的俯瞰校園,手上逗弄著雲豆。
 
「運動會...快到了呀。」雲雀吁了口氣,突然頓了一下,他拿出身旁的拐子。
 
突然,門被撞開,一道人影飛撲了進來。
 
「恭~~~~彌~~~~有沒有想我阿~~~~」藍色的身影撲到恭彌身上,可惜在撲上去的前一刻,下巴狠很的被拐子削到...
 
「混帳..這是你今天第幾次撞壞門了!!」有些惱怒的看著被殘害第N次的門,一邊揮手示意草壁他們第N次修門。
 
「這都是因為我想見恭彌呀!!」骸聳聳肩,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沒記錯的話...十分鐘前你才翹課來看過我吧?
 
「對了對了!恭彌,這是什麼呀??」骸站起身,從身後拿出一件衣服。
 
「你是..C隊的呀。」雲雀瞥了眼骸手上的衣服,然後也拿出了自己的衣服,「哼,看來似乎對不上你了。」
 
「是最近一直在熱烈討論之一的運動會?」骸走到一旁的沙發坐下。
 
「沒錯...今年也可以和奇怪的草食動物對決了吧..」雲雀喃喃的道,自己真的是摸不清澤田綱吉。
 
「...」骸不滿的站起身,抱緊雲雀,「跟我在一起,就別想其他人啦。」
 
「死變種鳳梨,在我還沒動怒之前,你最好放開你的手。」雲雀拿起拐子威脅道。
 
「哦~意思是說恭彌現在還沒生氣...唔噗!!!」話還沒說完,骸就被打飛出去了。
 
「門已經修好了,那個飛出去的人...」草璧走進來,疑惑的望向骸飛出去的方向。
 
「不用管他,你們收拾收拾也快去準備運動會的事。」有些頭疼的按了按太陽穴,那個變態總是令他在意,真是夠了。
 
 
 
最近,並勝中學有兩件大事。
 
其之一,就是那轉學的超級迷樣轉學生 ── 六道骸。
 
身世不明,住家不明,家人不明...等,一切都不明的迷樣帥哥,引起了許多女同學,甚至男同學們的注意。
 
總之來訪問一下同學吧。
 
同學A:「咦咦?骸嘛?帥!酷!神秘型帥哥!!」
 
同學B:「帥!這個字最適合他了!」
 
同學C:「呀~~~是我的菜!我可以做他老婆嘛!?」
 
根據之後的情報,同學C似乎被拖進廁所...
 
總之結論就是,六道骸是個超級帥、又很迷樣的人。
 
其之二,就是運動會了。
 
運動會在並盛國中算是超級重要活動,在籌備期間,整個學校的氣憤都變的非常不一樣,以縱向分成A、B、C三組,競爭相當激烈!!
 
其中高潮中的高潮,便是由男生所舉辦的「推倒天柱」,看誰先將柱上的主將推倒就算贏了,因此主將必須是那組最強的人。
 
謝謝京子幫我們解說。
 
這幾天,A、B、C組都開始熱烈的討論戰術,每個作戰會議室門上都貼了滿滿的警告標語。
 
在C組的作戰會議室...
 
「那..今年依舊是相撲社高田學長嗎?」台上的人謹慎的推著眼鏡,詢問台下一群人的意見。
 
「嗯!看來也還是只有高田可以勝任了!」一名熱血沸騰的學生道。
 
「高田學長!高田學長!」有些更high的人已經開始歡呼了。
 
「....」反倒是高田自己本人有些沉默,大概是想起去年被打的經驗了吧。
 
「呼..」骸支著下巴,視線無神的飄向窗外,顯示出他對這眼前的一切不感興趣。
 
畢竟他人會乖乖坐在這,都是雲雀拿著拐子威脅他,但是..雲雀沒跟著一起來阿。
 
「..」一旁的男生很不屑的看著骸,他從一開始就注意到了,骸根本沒有心專注於這個會議,「主席!!」
 
哼哼!我一定要讓他體會運動會的樂趣!!
 
「怎麼了?」站在台上的人抬頭問。
 
「我這裡有個比高田學長更好的主將人選!」他站起來,得意的笑了,「就是新的轉學生,六道骸!」
 
霎時之間,全部的人都安靜了下來,大家的視線都投向他,然後又轉向疑惑的骸。
 
「你說他?拜託..你要不要去捏捏他身上有幾兩肉阿?」主席不屑的揮揮手。
 
「呵呵..看來我似乎被瞧不起了。」骸站起來,微微一笑,「我接受。」
 
「哈!你接受又怎樣?我們又不同意!」有幾個人站起來嗆聲,畢竟難得的運動會,目標當然是贏!!
 
「哼..想要試試看是吧?」骸危險的瞇起雙眼。
 
這時,一道人影出現在門口,「該停手了,別敗壞校園風紀。」
 
「嚇!風紀委員?!」每個人無不被雲雀的現身而嚇了一跳。
 
「恭彌,這你也不能阻止喔,我難得可以認真呢。」神色自若的笑著,但卻散發出令人望之怯步的氣。
 
「我可沒那麼無聊,我只是來監督你們,順便探查一下。」說完轉身便走。
 
「那就這麼決定了,主將由..六道骸擔任。」有些無奈的下了定論,會議就此解散。
 
 
 
 
接下來連著幾天,各組展開了訓練,每組都全力以赴的在練習,操場被劃分成三區,大家都各自有各自的默契,絕對不會穿越界線,咳..不過總有例外。
 
「喂!!!為什麼你會出現在這裡!!」獄寺在操場上一瞥見某藍色身影,抄起炸彈邊往骸那邊跑,後面跟著慌忙趕來的綱吉,還有跟上來的山本。
 
「哎呀哎呀,這不是彭哥列和嵐守雨守嘛。」骸這時正在做暖身運動,看到綱吉等人過來便停下動作。
 
「獄、獄寺同學!等等阿!」隨後趕上的綱吉氣喘吁吁的看向引起獄寺注意的人,「阿骸!?」
 
「你是這裡的學生!?」一旁的山本問。
 
「不..最近才轉來,為了某人。」他神秘的笑了一笑,「放心吧,我不會妨礙到你們的。」
 
「誰曉得你的話是真是假!」他點燃炸藥,「上次被你附身的恥辱,我要連本帶利的討回來!!!」
 
「嘛,冷靜一點嘛,炸掉操場可很難跟學校解釋呢。」山本拿出刀(哪來的?!),輕輕鬆鬆的揮滅火苗。
 
「棒球笨蛋!你怎麼可以阻止我!!」獄寺幾近發飆的狀態,阿~真令人不敢恭維。
 
「呵呵,在這裡引起事情可不好吧。」骸手指抵在下巴下,一連玩味的看著獄寺等人。
 
「混帳!!你不敢嘛!!」獄寺在山本身上掙扎著,騰空的腳胡亂輝著,想藉此掙脫山本的束縛。
 
這時,熱鬧的操場倏的安靜了下來,因為那突然出現的身影正接近仍然在吵鬧的中心,那人隨著風飄揚的外套上,別著代表那人身分的徽章。
 
「敢在上課中起爭執,你們想被咬殺嘛?」拿起拐子,嘴角楊起笑。
 
「死麻雀!!你也想阻止我!?」全部的人注意力轉移,有些警戒的看向他。
 
「我、我說獄寺阿~冷靜點阿...」對方可是雲雀學長阿~~~!!!
 
「十代首領!可是..」聽到綱吉的話,獄寺稍稍停下動作。
 
「我這裡倒是有個提議..」骸這時出聲了,「就在即將到來的運動會上決勝負吧。」
 
「運動會!?你這傢伙吃錯藥喔。」獄寺驚訝的連嘴上的煙都掉了。
 
「...只要不要太誇張就好...」雲雀竟不在多問,轉身就走了。
 
「還是說,你對這方面沒自信呢?」骸又露出(欠打的)笑容,這招對於易怒的獄寺殺傷力百分之三百!!!
 
「你..你...」獄寺臉扭曲到不能再扭曲,手的青筋已經爆到快爆發,「哼哼哼...這真是有趣阿...」
 
「那那那個...」一旁手忙腳亂的綱吉,不知該說什麼才好。
 
「喔!要在運動場上競爭阿!」山本開懷的笑著,「那我也不會認輸喔!」
 
「死棒球笨蛋!!不要蝦攪和!!這可是關係到家族的聲譽阿!!」開始扯到家族了!?我說獄寺阿,家族跟私人恩怨是沒關係的。
 
「呵呵呵,總之運動場上見吧。」說完,骸便轉身離去,剩下鬥志高昂的獄寺跟山本,還有一直抱頭亂跑嚷著"怎麼辦怎麼辦"的綱吉。
 
 
 
日子一天一天過去了,終於來到了運動會當天。
 
A組。
 
「好~~~~今天大家拿出全力,極限的贏吧!!!」
 
「喔~~~~~!!!!!」
 
精神訓話完之後,獄寺跑到綱吉身邊,「十代首領!我一定會雪恥的!!」
 
「唉~難道就不能讓我有個和平的運動會嘛。」語畢,自己不自覺的摸摸京子新做的主將布條,「我居然又這樣接受了...」
 
「蠢綱,這次大家都來看你囉,你可要表現好一點。」這時,一個身形矮小的"同學",不對!他是里包恩!!
 
「我..可不可以請假...」
 
 
C組。
 
「六道同學,主將代表的就是希望阿!!我們都得靠你啦!!」某同學流著淚,抱著骸的腳,幾乎是像在說我只剩你了似的。
 
「呵,我當然說到做到,不過在那之前,請你先放開我的腳吧。」那人聽了之後立刻放開骸的腳。
 
「一、一定不能掉下來!!」某同學又用了亮閃閃的眼神看著他。
 
「....」掙脫了某同學之後,骸毫不猶豫的往前走。
 
他走出教室,出去外面透透氣,「呼..」剛剛那已經是不知道第幾個同學
了,或許大家都因為還在練習時優秀的表現而對他大大改觀了。
 
「原來這些人也不過這種程度...」還以為能如此大放厥詞,一定是有兩下子。
 
「哼,你在這阿。」背後突然傳來聲音,回頭一看,原來是雲雀。
 
「恩..有點受不了裡面的氣氛。」又輕輕的呼了口氣。
 
「真想咬殺了那些群聚的人。」有些慵懶的打了個哈欠。
 
「就先饒了這次吧。」輕輕的靠在欄杆上,「我..可能不久之後就要消失了。」
 
「你說什麼?」一直瞇著的鳳眼,因為這句話而稍微睜大了些。
 
「有感覺的到,時間快沒了。」臉轉向雲雀,「吶,恭彌,你...會想我嗎?」
 
「....」雲雀不發一語,只是看著遠方的天空。
 
「我會想你。」留下這句話,骸轉身離去,「我即使到了水牢裡,為了見你,我會不惜代價。」
 
「.....」
 
 
 
 
 
 
 
『大會報告、大會報告,並盛中學第xx屆運動會即將開始,請第一場比賽的選手們,至操場集合。再重複一次...』
 
第一場比賽是100公尺賽跑,A組參賽者:山本武,B組不重要不用介紹,C組參賽者:六道骸。
 
其他的都不是主角所以不用介紹。
 
 
「哈哈哈,沒想到第一場對手就是你耶!」山本很愉快的做體操,語帶輕鬆的對著望著跑道的六道骸抬槓。
 
「嗯,每場比賽我都會參加。」六道骸因山本的話而轉頭看向他。
 
「這麼辛苦?哈,難不成你也想留下美好的回憶?」他笑了下,連自己也覺得這不可能。
 
「呵呵呵,如果我說是呢?」回答了個模稜兩可的答案,這時,廣播再度響起。
 
『現在,第一場比賽 ── 100公尺賽跑即將開...你是誰阿?什麼?叫我交出麥克風?怎麼可能阿!咦?你要做什麼?...嘰~~~~!!咻!碰!!..............』
 
一陣沉默之後,又傳出麥克風被拿起的聲音,傳出一陣稚嫩的嬰兒聲。
 
『大家好,我是主持人,我叫林包,現在由我開始主持運動會。』
 
「什麼林包阿!!明明就是里包恩!!!」綱吉吐嘈,也同時疑惑為什麼身旁的人怎麼都不會覺得奇怪。
 
『第一場"彭哥列"式的100公尺賽跑,即將開始,請各位選手站到起跑線後方。』
 
直到此刻,一切都還很正常。
 
但是這時操場正上方出現一架直昇機,直昇機降下一個長方形的黑色物體,剛剛好和操場跑道吻合,隨後又降下好幾個,放在各個跑道上。
 
『預備!!砰!!!』
 
隨著震天響的開砲聲,每個選手使盡全力向前方奔去。
 
但當大家跑到那塊長方形黑色地板區域,每個人都在那停下了腳步。
 
原因無他,當大家跑到黑色區域,黑色區域就以飛快的速度向後捲動,那東西就好像是跑步機,但向後捲動的速度快到跟不上!!
 
「喂!!這是怎麼搞的阿!!」
 
「這是跑步機嘛!?」
 
「為什麼會安置這種東西!?」
 
『忘記補充說明,雖說這是100公尺賽跑,但路上會安置著以秒速100公尺運作的新型跑步機,意思就是跑步的速度必須達到一秒跑100公尺以上。』
 
「咦耶?!怎麼可能辦到阿!!」
 
「你當我們是什麼阿!!」
 
「不要鬧了!!快點把他撤掉!!」
 
『再抗議就吃炸彈吧!!』語畢,一個炸彈直接轟下來,但爆炸的威力並沒有很大。
 
「怎麼這樣阿~~~!!!」
 
「...恩~這真是個難題阿。」山本看著眼前的黑地,揉著剛剛跌倒的傷口。
 
「呵呵,這根本不成問題阿。」六道骸微笑著,眼球的六開始轉換...
 
『不准使用能力。』一顆炸彈丟下來。
 
「阿..這招行不通嘛...那..」骸望向觀眾席的庫洛姆..
 
『不准靠外人。』又是一顆炸彈扔下來。
 
「.....」死阿爾柯巴雷諾...
 
「嘛哈哈~我們似乎都過不去了呢!」不過下一瞬間山本的眼神變了,「還是要試一試阿。」
 
他深呼吸,倒退了幾步,骸沒說什麼,但也一起做了同樣的動作,「堅信自己跳的過去吧...」
 
「要上了!!」兩人同時起跑,在接觸黑地的前一刻,縱身一躍!
 
剎那間,全場都安靜了下來,大家都全神貫注在那兩人身上。就看他們跳的很高,每個人正準備張嘴歡呼...
 
「阿~~~~~!!!!!!!!!!!!!!!!」山本大叫,骸則是嘖了一聲,原來還是不夠高,剛好差幾步的距離,眾人就闔起嘴,想說這是應該的結果。
 
「可惡阿~~~都到了這裡啦!!」山本掉下來同時,雙手不斷揮舞,在落到地板的那一刻,腳步站穩,「哦哦哦哦哦哦!!!!!」
 
山本使出吃乃的力氣,手和腳快速擺動,一開始時,腳步還受到黑地的牽制,漸漸的,他居然一點一點的前進了。
 
「山本!加油!山本!加油!」一旁的歡呼聲又漸漸大了起來。
 
「你可以的!!!」
 
「肩負著大家的希望跑出去吧!!!」
 
這樣一點一點,山本真的就只差幾步的距離就可以接近黑地的邊緣了!!
 
「呵呵呵,這樣的話我怎麼能輸呢。」沒錯,骸剛剛跌了個狗吃屎。
 
迅速不帶遲疑的,他向場外的庫洛姆看了眼,後者迅速的點點頭,拿出包包的三叉戟組裝好。
 
接著她用三叉戟輕輕的點了下地面。
 
骸勾起嘴角,眼神添了許多自信,「我可不會退讓的阿。」
 
 
 
遠方的接待室。
 
「委員長,您真的不接近一點看嗎?」草壁一如往常的站在雲雀身邊,對雲雀觀察許久的他,忍不住發出提問。
 
「為什要?去靠近點嘲笑變態嗎?」雲雀對這問題不以為然。
 
「可是您一直望向操場的方向...」說完這話,草壁看到雲雀的身體明顯的震了下。
 
「...那去巡視一下也好。」他披上別有"風紀"二字的外套,「只是巡視!」
 
 
 
鏡頭拉回操場。
 
「呼..呼..呼.....跑出來了阿!!!!」經過一段時間不懈的努力,兩人同時跑出黑地。
 
「接、接下來剩下不到50公尺...」山本原地喘氣著,稍作休息。
 
「可..以一決勝負了...」雖然動用了庫洛姆的能力,但這塊黑地的確是棘手的難關。
 
「好~~~!」山本最後再深呼吸一次,「喂!數3就開跑阿!」
 
「隨便。」骸抹去臉上的汗水,一臉蓄勢待發。
 
「1、」
 
「2、」
 
「3!GO!」
 
 
 
 
 
 
 
 
『第一場比賽結束!獲勝者是...六道同學!!』
 
 
 
 
 
 
「呼..贏了阿..」接過庫洛姆急忙遞過來的毛巾,胡亂的在臉上抹著。
 
「哼,作弊贏了還那麼得意?」突然有人擋住太陽,骸抬頭看,「恭彌?你來看我比賽阿?」
 
「..我在巡視。」雲雀偏頭,這樣反而讓人懷疑這話的真實性。
 
「哦~巡視阿。」骸突然換上賊賊的嘴臉,「巡視巡到這樣的地方,哇~恭彌可真是個認真的風紀委員喔!」
 
「別想些亂七八糟的!」雲雀惡狠狠的瞪了一眼骸,「總之你快趁這段時間休息阿!下一場想累死喔!」
 
這就是雲雀難得的溫柔。
 
只在骸面前所展現的一面....
 
「阿~果然還是恭彌最好了。」伸手攬住雲雀,臉上藏著一抹有些得意的笑。
 
「死鳳梨!咬殺!」恩..手上的拐子還是毫不留情阿。
 
「唉唷唉唷~~恭彌你真打下去啦!」雖然嘴上在哀嚎,但嘴角的笑卻是越闊越大。
 
如果能維持這一刻...直到永遠...
 
 
 
 
總而言之,運動會進行到了最後的高潮,目前的狀況是c組領先,A組緊追在後,這最後的"推倒天柱",真的是決定最後一切的一切阿!!!
 
「我說六道同學,你真的沒問題嗎?」一個男的走過來拍拍骸的肩膀。
 
「我的實力你們應該也清楚吧,再說你們會不會在下面扯我後腿阿?」骸冷冷的說。
 
「那、那一切都拜託了!!」
 
 
 
 
『大會報告、大會報告,運動會最後一場比賽 - 推倒天柱 - 即將開始,請所有男生立刻集中到操場。再報....』
 
「六道骸!六道骸!六道骸!加油加油!C組、C組fight~!!」
 
骸高高的坐在天柱頂端,風不斷的吹著,弄亂了骸的頭髮,骸不在意,只是直勾勾的盯著最後的敵人 - 澤田綱吉 。
 
他到底還在摩蹭什麼?怎麼在下面還不上來?
 
「果然是草食動物..自己一個人站在上面就是沒辦法。」一旁冷眼旁觀的雲雀如此道。
 
突然一陣槍聲響起。
 
"砰"
 
「哦哦哦哦~~!!!抱著必死的決心也要推倒骸!!!」只見綱吉只剩一條內褲,三兩下的直接跳到天柱頂端,「全部人都給我衝阿!!!」
 
「喔..喔!!!」雖然有些被綱吉的轉變嚇道,但大家仍不自亂陣腳,不顧一切的往前衝!
 
「終於可以開始了吧?澤田綱吉。」骸穩住身子,隨著時間的流逝朝著綱吉前進。
 
「六道骸!給我倒吧!!」一手蓄勢待發,等到六道骸來到面前直接推落去!!
 
「想推倒我?也沒那麼容易阿!」骸一閃,正好躲過了攻勢。
 
「再接一招!!!」再出掌!
 
「要我一直處於劣勢?太天真了吧!」他笑了下,身體重心一改,瞬間繞到綱吉右邊,伸出手想將綱吉推下去,沒想到綱吉跳起來,然後腳踢向骸。
 
沒想到一直沒什麼行動的B組就再此時一舉攻向A組和C組中間的弱點,想要趁機擊垮兩組。
 
「果然只有弱小的草食動物才會耍這種招式..」這時雲雀從旁邊閃出來,漸漸殺入重圍!!
 
「恭彌!?」骸有些驚訝,但也只限於一煞那,因為他必須將注意力轉回綱吉身上。
 
「別誤會了,我只是想咬殺人。」一個、兩個、三個,四個、五個、六個,一個接著一個的人被他拐了出去。
 
「...呵呵呵,知道了~」骸嘴角上揚,接著轉向綱吉,手一揮就剛好打偏綱吉的重心,一個不穩,綱吉就摔下去了。
 
「十代首領~~!!!!」獄寺第一個衝上前去接住..不,是當綱吉肉墊。
 
「阿阿阿~~~...咦?我沒事?」死氣之火在綱吉掉下來的同時熄滅了,然後他注意到下面的獄寺,「獄、獄寺同學!?對不起!!我馬上起來!!」
 
「沒關係!十代首領!為了您我上山下海都願意!!」
 
 
 
於是乎...運動會就這麼的結束了。
 
「恭彌,謝謝吶。」骸趴在沙發上,拖著腮向坐在對面雲雀道謝。
 
「...我什麼都沒做。」雲雀頭歪向一邊,眼神有些閃爍。
 
「呵呵呵,從認識你到現在你就是這樣呢。」夕陽從窗外射進來,照射著有些天真的骸。
 
「...」雲雀正視著骸,保持沉默。
 
骸站起身,坐到雲雀身旁,手將雲雀的臉轉過來,「恭彌....」
 
見到雲雀沒做出任何反抗,骸就這樣一直盯著瞧。
 
「搞什麼阿?」雲雀問道。
 
「只是想好好記住你的臉...」兩人又無言了一陣子,「可以...吻你嗎?」
 
「想被咬殺嗎?」看著表情深情的骸,雲雀最後緩緩的點頭,表示同意。
 
就在這時,門被撞開,幾名身穿黑色大衣的高個子走進來,雲雀則是用最快的速度推開骸。
 
「六道骸,逃獄逃夠了吧?這次你可跑不了啦!」
 
「等等等等等~!!!為什麼特別挑這種時候阿!!」
 
「別再說了!你逃不掉了。」
 
復仇者分別架住骸。
 
「放開我啦!!放開!!恭彌幫幫我阿~!!!」
 
「哼...」冷哼了聲便轉過頭,「去坐牢吧,那才是你該待的地方!」
 
「不會吧!!!」復仇者二話不說,拖著骸就往外面走,隨著骸的聲音遠離,雲雀又再度坐上了沙發。
 
手撫著剛剛骸捧著的臉頰,「我等你.....──────」
 
 
 
 
                 ────────── 完 
 
 
所以說...到底在滾什麼?
 
********************************
 
 
呀呼~~終於打完啦XDDDD
首先先跟小徹說聲抱歉,真的我托太久了啊!!!!M(_ _)M
(一個暑假了啊!!!!)
沒辦法對6918愛太少XDDDD
唉唷!!小徹去萌6927啦~~!!!(炸飛
 
還有阿=ˇ=關於文不對題的方面就請各位別在意了...
因為真的不知道滾什麼
總之看起來很青春
就寫了運動會(拇指
 
這裡的骸設定是->只在雲雀面前放下戒心,在其他人面前依舊是帥哥XDDDD
 
雲雀則是->會開始在意骸
 
嗯恩#ˇ#看的出來嗎??
 
嗯恩@ˇ@這是6918嗎??
 
嗯恩#ˇ#我到底在寫什麼阿??
 
 
各位下次見囉~~~不要丟雞蛋或催我搞喔~~~掰掰(飛吻(被打
 
08/09/07  4:35A.M.
 
我要睡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