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醉寶藍無法自拔

關於部落格
沒有人能夠再像你--No Other
  • 3704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家教童話系列】小飛俠!!

【家教童話系列】小飛俠!!
 
 
    指定文  for:紅玥
 
 
寧靜的夜晚,大地萬籟俱寂,只剩偶爾遠方輕輕傳來一些蟲鳴,和那棟房子傳出的嬉鬧聲了。
 
「藍波!一平!別在我縫衣服時在我身邊跑來跑去的!很危險吶!」穿著裙子坐在床上、手上拿著一塊未確認物體的綱吉說道。
 
「哇哈哈哈!阿綱那有在縫衣服呀!明明只是拿條抹布。」藍波跳上跳下的,和一平玩著追逐遊戲。
 
「咿!好過分,好歹我也學了一天一夜!這怎麼看都像件小孩內衣吧!?」綱吉拿起了衣服細細端詳。瞧!這裡是袖子阿...等等,好像沒有領子...哎,沒差啦。
 
「藍波沒說謊,一平也看不出這件是什麼!」嗚嗚~小孩子果然心直口快。
 
「呼~呀~。」綱吉打了個哈欠,揉著有些疲憊的眼。
 
「好了好了,上床睡覺吧。」綱吉放下了 小孩內衣”,一口氣鑽進被窩裡。
 
「哇哈哈,藍波大人還.......」
 
「在不睡明天就沒點心。」
 
.........」
 
.........哎呀~藍波大人突然覺得想睡覺了.............」
 
「晚安,一平也要睡了!」
 
就這樣,又陷入了靜........
 
 
如果故事就這樣結束真好,但是偏偏彼得潘好死不死的硬要出現(作者小廢言,請忽略。)
 
 
 
突然!!一陣狗吠聲響起!!
 
一隻狗衝進他們的臥房,眼神又帶著些許的驚恐,但堅持不放下”嘴”中可能是帶來恐懼的根本── 一塊比綱吉逢的”衣服”還不像東西的黑色碎布。
 
「什麼什麼!?發生了什麼事!?」綱吉”砰”一聲從床上彈起,左顧右盼的查看四周。
 
「呵呵呵...晚上好呀...」門後走出一個人,看起來從容自在,絲毫沒有看見一陣亂象的樣子。
 
「你你你你你!!!恩.....是誰!!?」綱吉指著他,還忘了一下台詞。(真想吐嘈他這句台詞居然會忘)
 
「呵呵呵,我是誰不重要,我只是想拿回屬於我的東西。」語畢,他移動到那隻狗的身邊,無聲無息。
 
「把我的影子還給我。」簡潔有力,語氣優雅,但卻有令人無法忽視的壓迫感。
 
「影子?」綱吉轉過頭去看著狗嘴上已經是碎屑的黑布。
 
等等,我記得劇情好像要我把影子縫起來....然後接回骸的腳上,但是...縫回那些破布!?以我那縫衣服像縫抹布的技術!?
 
「然後會由你縫回去唷,呵呵,這可令我真期待呀。」收斂了些不知為何散發出來的殺氣,骸走向綱吉。
 
「不過這可真是有趣呢,女裝?呵呵呵.....」骸打量著綱吉,舌頭輕輕滑過了自己的唇,看起來危險,但又添了幾分邪美。
 
「這又不是我願意的.....」喃喃的自言自語後,綱吉轉身回去拿針線包,突然被落入一個溫暖的懷抱。
 
「!?」這這這.....他在做什麼阿阿阿阿!!!???又脫軌演出了啦啦!!!
 
「乾脆....直接把你掠奪走好了....」輕輕的擁住綱吉,口氣中有些悲傷。
 
「骸...?」綱吉轉身面向骸。
 
 
 
「.............」
 
「....................」
 
「................................」
 
 
兩人世界的氣氛。
 
 
 
「............................綱吉.....」
 
「..........................................骸........ 」
 
 
 
 
 
 
 
 
 
『咳咳...』
 
天殺的!誰會在這種時候咳嗽!!
 
『卡!卡!卡卡卡卡!!!!!!』
 
似乎也只有負責這部戲劇的導演(絕對不是我)了..........
 
「請問有什麼事嗎?」骸森著一張臉,勉強把視線從綱吉通紅的臉上轉開,用好像燦爛實則可以發出殺人眼光的表情看向導演。
 
『那個...這裡的劇情似乎不是這樣...』導演無辜的讓手指互戳。
 
「不是這樣又如何,你改呀。」
 
「唉唷,骸你別為難導演啦!他也很辛苦耶。」綱吉有些難為情的推開骸。
 
「........那就繼續演下去,越早結束越好。」
 
咿咿~~~~~!!好恐怖好恐怖好恐怖!!!
 
『咳,那就重新開始吧.........』
 
 
 
*-*-*-*-*-*-*-*-*-*-*-*-*-*-*-*-*-*-*-*-*-*-*-*-*-*-*-*-*-*-*-*-*
 
 
「OK!這樣就好了!你的影子又回到了你的腳下了呢!」綱吉剪斷線,然後站了起來。
 
縫影子的那段被跳過了。
 
這是沒辦法的事,大家要諒解綱吉ˇ。
 
「謝謝。」骸轉身就走。
 
「那個那個那個.......」綱吉有些無言。
 
下一秒,骸旋過身,紳士的敬了個禮。
 
「公主,我是否有這榮幸邀你一同翱翔夢幻國。」骸的手伸向綱吉,等他將他的手交給自己。
 
「好、好的!」有些羞怯的將手放到骸的手上,彷彿答應了自己的身心都交給了...#%&*&%
 
對不起,我偏掉了。
 
繼續!
 
「庫洛姆,麻煩了。」
 
此時有一個發光體飄到骸身邊,「好的,骸大人。」
 
庫洛姆在骸的頭上繞了幾圈,灑下了一些亮粉。
 
「走吧!公主殿下。」骸抱起綱吉的小蠻腰,腳一蹬,他們就飛了起來。
 
剎那間,他們”波”的一聲,消失在無垠的黑暗。
 
 
 
 
 
「可以睜開眼睛囉。」骸的頭髮不斷的飛散著,低頭看了下懷中受驚的人兒。
 
「咦!?真的飛起來了!!哇!好棒唷!!」看著腳下,已不是以往熟悉的情景,而是一個從沒見過的島國。
 
不久後,他們從天而降。
 
「歡迎光臨,這就是夢幻島。」骸依依不捨的放下了綱吉,而綱吉似乎還沉醉在飛天翱翔的舒適感中。
 
「咦!?喔,我知道了。」一回過神,綱吉看看這兒,一會兒又跑向那兒。
 
「哇!好漂亮!這是什麼?咦咦?骸!骸!那又是什麼?」綱吉指指這兒,然後扯著骸的衣袖,拉他到東西南北,因為對綱吉來說這一切的一切,實在是太新奇了!
 
「過來一下。」骸向到處亂跑的綱吉招了招手。
 
「什麼東西?」綱吉閃亮著眼,朝骸飛奔過去,深怕錯過任何一個東西。
 
「轉過去。」
 
「???」
 
骸將一個像樹果實做成的項鍊,替綱吉帶上。
 
「!!這是?」綱吉拿起像樹果實細細打量,雖然簡單,卻有一番樸實的美。
 
「像果項鍊....!骸、骸大人,您是認真的?」一旁的庫洛姆看了嚇了一跳。
 
畢竟像樹果實在那裡代表的意義是........
 
「『我喜歡你』,就是這麼回事。」骸”呵呵”的笑了,有些天真無邪。
 
「我以為、我以為....骸大人有天會送給我阿!我討厭骸大人~~~!」庫洛姆受到了打擊,東撞西跌的飄走了。
 
「這...沒關係嗎?」綱吉有點擔心的望向庫洛姆飛走的方向。
 
「呵呵,只剩我們二人了唷。」骸轉移話題。
 
一平和藍波呢?
 
有這疑問對吧。
 
他們被抓去收拾佈景了。
 
「!」骸注意到了遠方飛來的東西,被砸重的後果恐怕不堪設想。
 
「綱吉!趴下!」骸立刻壓倒綱吉,並聽到後方傳來爆炸聲。
 
「那、那是什麼!?」綱吉沒形象的張大嘴吧,驚慌的看著後面那一片焦黑。
 
「哎呀哎呀,已經忍不住了嗎?」骸站起來,順帶伏起綱吉,「綱吉,此處不宜久留,我們先回基地吧!」
 
「恩,我只覺得在待下去好像會遇到更恐怖的事...。」綱吉打了個寒顫。
 
 
*-*-*-*-*-*-*-*-*-*-*-*-*-*-*-*-*-*-*-*-*-*-*-*-*-*-*-*-*-*-*-*-*-*-*-*-*-*-*
 
另一方面,庫洛姆跌跌撞撞飛回基地後,心裡還是氣不過,為什麼明明可以得到的東西,半路居然殺了個程咬金!!
 
想完,嘴巴一癟,就這麼梨花帶淚的哭了起來。
 
「喂喂......就這麼直接哭阿。」屋內走出一個人,有些頭痛的看著他。
 
「犬你們不會懂啦!!」庫洛姆稍微收斂了些,但心內還是有些不平衡。
 
「所以說啦!女人真是難搞。」犬攤手,一副不想管的樣子。
 
此時,庫洛姆閃過一絲念頭,他知道骸大人會生氣,但是...這都是...為了骸大人好.........
 
如此這般向催眠般的說服自己後,「那個...」
 
「女人,還有什麼事阿?」犬有些不耐,柿本倒是在旁邊嘆氣。
 
「骸大人身邊跟了個要害我們和骸大人的敵人!」庫洛姆大聲叫了出來,屋內的其他人聞言後全都跑出來。
 
p.s. 另外四人分別為 貝爾、史庫瓦羅、瑪蒙和很不爽的x老大。
 
「就是他!!」庫落拇指著從天空緩緩降下來的兩位。
 
「哼哼...這可有趣哩...」貝爾拿起飛刀,射出。
 
雕刻精緻的飛刀以肉眼難以捕捉的速度射向綱吉,不偏不倚射中綱吉胸口。
 
「!!...........」綱吉一愣,只見飛刀插進胸口,隨即看到骸一臉驚慌。
 
「我...沒...事...」
 
隨後,像是凋謝的花朵,墜落到地上。
 
 
「!!    綱吉!!!」骸大吼了聲,瞬間加速搶在綱吉之前先落到地上接住綱吉。
 
「綱吉!!綱吉!!回答我!!綱吉!!!!」骸不斷搖著綱吉的身體,盼望著他的回答。
 
「骸大人......這是怎麼回事阿?這人...?」犬詫異的跑過來。
 
「嘻嘻嘻...王子我的刀法還真準。」貝爾舔過手上刀的刀鋒,露出一付嗜血的笑容。
 
「.........」難道沒人覺得怪怪的嗎,他沒流血耶!為什麼沒人發現?
 
柿本吐槽的想。但他沒說出來...
 
「喂喂...還有呼吸嗎?」史庫瓦羅去探了探鼻息,「喔!!......還有呼吸!!」
 
「.........」這時候不是應該先檢查傷勢嗎?
 
柿本再度暗中吐槽。
 
「...一群白痴,沒看到這小子沒流血嗎?」哇哦~不愧是X老大,一出場就一針見血。
 
「咦......?真的沒流血耶......」骸傻愣愣的看向傷勢,才注意到這麼不自然的一幕。
 
「那他怎麼會昏倒?」犬也跟著傻愣愣的問。
 
「這廢物......被嚇昏了。」X老大帶點嘲弄的語氣道。
 
「綱吉...沒事嗎...?」骸這才想檢查傷勢這檔事,他解開綱吉的衣服,為了怕萬一還是輕輕的避開刀子。
 
將綱吉衣服敞開之後(當然骸以完美的角度剛好擋住綱吉),赫然發現刀子插在骸送的橡果項鍊上。
 
「真是...太好了...」骸整個人放鬆了下來,其他人也跟著鬆了一口氣。
 
「嘻嘻嘻...我就說王子我的刀法很準吧。」但剛才誰也沒忽略你嘆了一口氣。
 
綱吉也因為骸的搖晃而清醒了過來,「咿!刀子!!!......耶?」綱吉看了下自己的胸膛,卻找不到一絲流血或是傷口。
 
「是夢嗎...?」綱吉感到疑惑,畢竟剛剛明明目睹刀子插到身體裡。
 
「太好了!你沒事!」骸激動的擁住綱吉,臉上的冷汗說明著剛剛的焦慮。
 
「阿阿~沒死呀,那我先回去啦。」史庫瓦羅看到綱吉沒事,便無聊的回去休息了。
 
然後其他人也陸陸續續進去了。
 
「庫洛姆...等等。」庫洛姆聞言,帶點心虛和沮喪的飛到骸身邊。
 
「骸大人,一切都是我計畫的,但我不後悔,因為...」庫洛姆的淚在眼裡打轉,「我....最喜歡骸大人了啦!」
 
「庫洛姆...你好傻。」骸撫著庫洛姆的頭髮,「但我還是沒辦法原諒你傷了綱吉。」
 
「...對不起。」再度輕聲道歉後,庫洛姆展開翅膀,又飛走了。
 
 
 
隨後幾天,庫洛姆也就暫時消失不見,骸則是帶著綱吉,在這座島上遊歷,度過了幾天快樂的生活
 
這一天,骸一如往常的,跟著綱吉到處遊玩。
 
他們來到一個沙灘。
 
天上散佈著些雲朵,陽光和煦的灑落在他們倆的身上,他們一路嘻嘻哈哈的,直到注意力被海上一塊大岩石吸引去。
 
「骸...那塊大岩石上,有位女孩耶。」綱吉扯了扯骸的衣袖,眼神盯著那女孩。
 
那女孩被繩子綁在大岩石上,眼睛用布矇著,頭無力的垂下來,似乎陷入昏迷的狀態
 
「哦~綱吉你要當英雄呀?」骸笑了,但看不出他在想什麼。
 
「我!?沒、沒有啦,只是那女孩...」綱吉臉上三條線掉下來。
 
那女孩身旁有個牌子,上面寫著「把她救下來,不然就要你好看」。
 
「總覺得好像是針對我...」綱吉默默的道。
 
「好吧,就把她救下來吧。」語畢,骸直接走向那塊聳立在海中央的岩石,當他快要走進海裡時,他的腳並沒有沉下去,而是飄在海面上。
 
就這麼從容的走到女孩身邊,他先檢查女孩的心跳,接著確認呼吸,發現女孩就只是睡著,而且身上也沒有什麼傷口,頂多是一些瘀青而已。
 
接著,他將女孩身上的束縛解開,然後把女孩抱回岸邊。
 
「骸,她沒事吧?」綱吉臉上帶些擔憂,害的骸有些不是滋味。
 
「大致上沒什麼大礙,但現在要怎麼辦?」骸口氣略帶不耐煩,雖然很想一走了之,但卻不能放綱吉跟這來路不明的女孩獨處。
 
「等她醒來吧!」就在說完這句話後,女孩稍微有了動靜。
 
不一會兒,她坐起身,有些疑惑的看著四周,接著往綱吉和骸的方向看去。
 
然後,眼睛就露出兩顆大愛心,撲到骸身上,「是你嘛!?是你救了我嘛!?我的王子!!」
 
「你在說什麼鬼?剛起來頭太昏唷?」骸毫不留情的推開她。
 
「嗚咿~被拒絕了~本公主第一次的告白居然這樣就被拒絕了!?」她似乎很震驚,接著她轉向綱吉,眼神突然留露出慈母的光輝。
 
「難、難不成是你,沒想到你居然會冒那麼大的險,一切都是為了要救我!?真是委屈你了!!!」她衝上前去抱緊綱吉,綱吉慌的一會兒看看骸,一會兒看看女孩。
 
「那個~~~」綱吉輕輕推開她,走到骸身邊坐好,「你到底是誰呀?」
 
「唉唷,真是不好意思~,沒想到我還沒自我介紹。」她站起來拍拍裙子,然後行了個正式的禮,「我是遠方國家的公主,我叫愛羅。」
 
「為什麼你出現在這裡?」綱吉問。
 
「恩~這真是個好問題呀!」她歪了頭開始思考,綱吉也正好有時間可以打量了下她。
 
她其實挺漂亮的,烏黑的秀髮披散在肩頭,纖細的白指正撫著粉嫩的軟唇,身高不算高,但正好營造出楚楚可憐的樣子。
 
「記得是在散步時...突然一片黑,然後就到這裡來了!」原來是被蓋布袋呀!!!!
 
「那現在你該怎麼辦?」綱吉繼續問。
 
「別擔心!!父皇會派人來救我的。」語畢,從衣袋裡掏出管狀物品,點了把火,煞那間,火花竄了出來,在天空形成漂亮的景觀。
 
「兩位恩人,我是否有這榮幸請你們來我國作客呢?」愛羅笑著問,海平面已經出現了幾艘大船。
 
綱吉和骸面面相覷。
 
 
*-*-*-*-*-*-*-*-*-*-*-*-*-*-*-*-*-*-*-*-*-*-*-*-*-*-*-*-*-*-*-*-*-*
 
「結果...還是來了,而且愛羅一直把骸纏住,我好無聊呀...」綱吉托著臉,百般無聊咬著吸管,雙腳在桌下晃呀晃的,真的是閒的發慌。
 
「還是出去走走吧!」跳下椅子,綱吉走出離自己最近的出口,拐了好幾個彎之後,終於走到外面。
 
「嘩!好美呀~!」
 
燦爛的星空下,綱吉獨自漫步在海灘邊,微涼的海風不斷吹撫著綱吉,令綱吉不時得平撫一下散亂的頭髮。
 
「如果這時骸在身邊.........」綱吉這時不免覺得有些孤單了,踢掉腳邊的貝殼,讓它掉到大海裡。
 
「耶?那是什麼?」看到海平面出現的的不明物體漸漸越靠越近,綱吉不禁開始對他產生好奇。
 
隨著時間的流逝,不明物體越來越大,原來是一艘氣派的船。
 
當船靠岸時,船上放下了橋,上面走下來一個人。
 
「怎麼?只有你一個人呀?」微風拂起他那清爽的短髮,月光灑落在他修長的身軀上,頭上一隻雲豆飛來飛去的,他,是雲雀!
 
「雲雲雲雲雀學長!?為什麼是你!?」綱吉有些難以置信的退了幾步。
 
「這不重要,」雲雀笑了笑,然後走向綱吉,「一個人在這裡,難不成是在等我來找你」
 
雲雀托起綱吉的下巴,使其直視自己,「來參加我們兩人的派對吧。」
 
「咦!?可是...」綱吉有些猶豫的看向宮殿的方向,然後再看看距離自己不到幾公分的雲雀。
 
「在擔心某顆鳳梨?都到了這種地步,還在想他?」另ㄧ隻手環繞住綱吉的腰,讓他貼近自己,「難道我比不上他嗎?」
 
「!?」雲雀學長怎麼會對我說出這種話...他...
 
倏地,一陣濃霧大起,岸邊的草叢傳來一陣又一陣的笑聲,「呵呵呵...呵呵呵...」
 
「是骸!」綱吉喊道。
 
「呵呵呵,死麻雀,誰准你趁機搶走我心愛的綱吉。」骸從霧裡走出來,然後再走到他們兩人的面前,「還不放人嗎?」
 
「哼哼,跟別的女人跳舞的人沒資格說話。」摟住綱吉的手又圈的更緊了些。
 
「那只是一時不小心,愛羅在我杯子裡加了藥。」這才發現,骸的臉色其實不太好,「他還說他也在綱吉的杯子裡加了,不過似乎只是謊言。」
 
「恩...我並沒有感到任何不舒服的感覺。」綱吉說道,一邊不安的看著圈住自己的手,然後又看看骸越來越不好的臉色。
 
「就算如此,又怎樣呢?」雲雀放開手,但卻將綱吉推到自己身後。
 
「放不放人?」骸冷森著聲音,手上已經準備好了三叉戟。
 
「看你怎麼說服我吧。」雲雀也拿出拐子,擺好架式。
 
「.........」看著他們就這麼打了起來,綱吉默默的拿出手套。
 
「大話誰都會說!」骸毫不猶豫的提起三叉戟就衝。
 
「.........」接著拿出小瓶子,裝的是死氣丸。
 
「等著被咬殺吧。」勾起那嗜血的微笑,他也衝了上去。
 
「.........」他打開瓶蓋,並拿了一顆死氣丸。
 
「「!!!」」就在他們雙方要打上對方之際......
 
「不要欺負~~~~骸大人呀呀呀!!」正當綱吉要吞下死氣丸之際,庫洛姆突然衝出來。
 
「骸、骸大人,這是解藥!」庫羅姆拿出一顆黑色的藥丸,然後交給骸。
 
「呵呵,謝謝,這樣我們就可以公平的一決............唔噗!?」骸吞下去之後,正要耍帥,喔不,是要再度宣戰時,綱吉的手就有一點留情的揍向骸。
 
「為了這種事打架,會不會太幼稚了?」沉著的語調,堅毅的眼神,卻穿著裙子,有點顯得沒魄力。
 
「骸大人...沒事吧?」庫洛姆有些膽戰心驚的戳骸。
 
「沒關係,這只不過是綱吉愛的鐵拳罷了。」誤的很嚴重喔!
 
「我看今天就先收手吧。」雲雀收起拐子,轉身回到船上,「暫時算我輸了。」
 
「真是的...到底在做什麼呀!!」綱吉扶起骸,有些責怪的拍了一下骸。
 
「為了綱吉呀,我可不能讓你從我手中逃走。」骸微笑著看綱吉,那笑是那麼的無怨無悔。
 
「又再說夢話了!」綱吉撇過頭去,嘴雖然都起但心內卻很開心。
 
 
 
 
 
 
「嚇!!咦?這裡是.........」當綱吉張開眼睛,卻發現自己的所在位置不是沙灘,而是一開始的房間。
 
「是...夢嘛?」綱吉搔了搔頭,無法理解這是怎麼回事。
 
突然發現另ㄧ隻手裡有硬物,「不對...這不是夢。」
 
綱吉拿起手上的硬物端詳,是那個橡果項鍊!
 
綱吉將橡果貼在胸前,「這是段美好回憶呢。」
 
 
*-*-*-*-*-*-*-*-*-*-*-*-*-*-*-*-*-*-*-*-*-*-*-*-*-*-*-*-*-**-*-*-*-*-*-*-
 
呼!終於打完囉!
這次的童話系列是給紅玥的指定文
共打了15頁=ˇ=
真是妄想爆發
 
關於這篇
其實骸的個性沒塑造的很好
厲害的客棺應該有感覺出來吧?
感覺骸好像一直在變個性XD
真是不好意思(笑
 
最後吶喊一下
 
這不是小飛俠呀呀呀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