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醉寶藍無法自拔

關於部落格
沒有人能夠再像你--No Other
  • 3704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家教骸綱】誤會

【家教骸綱】誤會
 
 
*十年設定有
 
 
 
 
溫暖的午後,處處鳥語花香,讓人不由得想出去走走,呼吸一下新鮮空氣。
 
但是綱吉可沒有這些閒情逸致,面對眼前原本像山一般高的文件,現在終於只剩下幾張。
 
綱吉眨了眨有些許乾澀的雙眼,提起最後一絲力氣完成最後的文件。
 
「呼~終於完成了。」阿綱伸了個懶腰,深呼吸了一口氣,阿~果然空氣變新鮮了。
 
他起身,走到左方的沙發躺下,眼睛也隨著疲累而輕輕闔上。
 
不一會兒,便沉沉進入夢鄉。
 
“伊呀”的一聲,門被打開來,一抹藍色身影走了進來。
 
「綱吉,里包恩叫我…」開門,映入眼簾的是自己心愛的人兒帶著滿足的笑容躺在沙發上。
 
看到這一幕,骸收回了剩下的話,走上前去,仔細端詳綱吉的睡臉,
 
平靜、安心,帶點淡淡的快樂…..
 
好美,這就是我深愛的他。
 
思及此,骸不禁得意的揚起了嘴角-----他是我的。
 
手輕拂過綱吉滑嫩的臉,欺上前,停在誘人的脖子,低頭,輕輕的吸吮,幾秒後,抬頭欣賞著白皙的脖子那一點的紅。
 
看著自己的傑作,骸笑了,這是我的印記,沒有人可以從我身邊奪走綱吉。
 
「唔…恩…」有些不適的動了下,眉頭稍微的皺了起來,但一會兒又放鬆。
 
骸又勾起微笑,再次低下頭,開始將細碎的吻落在綱吉身上。
 
「哈…恩…好癢…」臉上出現了紅潮,扭動著身,想避開這甜蜜的攻擊。
 
「恩?綱吉你醒了嗎?」些微疑惑的看著綱吉,眼睛還閉著,而且若是平常也一定會推開骸。
 
「嘻嘻…別舔了啦…灰…很癢耶…」
 
骸瞪大了眼,灰?灰是誰?哪個家族的?沒在彭哥列聽過他阿,到底是哪個混帳!?
 
「嗚……灰…你別走…」不知怎地,綱吉翻過了身之後開始啜泣。
 
「!?」
 
一切又歸於平靜,綱吉也恢復了天使般的睡容。
 
骸拿起手機,眼神失去了些許光輝,似乎沒想過的,拿起了手機。
 
「去查”灰”是誰,快一點,很急。」
 
語畢,轉身帶上門走出去。
 
*-*-*-*-*-*-*-*-*-*-*-*-*-*-*-
 
晚上。
 
綱吉從沙發起身,發現身上多了條毛毯。
 
有他的味道……
 
眷戀的,將衣服捧到面前吸了一口,令人安心的味道。
 
「骸有來過阿…」起身到鏡子前去整理一下服儀,發現自己脖子上的那一點紅。
 
「阿…又被偷襲了。」縱使語氣上有些責怪,但臉上的表情又是一個樣。
 
不雅的打了個哈欠,走到辦公桌旁將文件抱走給里包恩。
 
走到骸的辦公室前,門上刻的是和霧守戒上一樣的圖案。
 
綱吉笑了下,「等等送完文件一定要去罵一下骸,得警告他不可以在偷襲我了。」語畢,踏著意外輕快的腳步走向里包恩的辦公室。
 
沒發現半掩著的門扉內,是超級憂鬱的低氣壓。
 
「嗚…綱吉不要我了嗎,灰到底是誰阿…」失魂落魄的骸蹲在牆角,千種有些看不下去,便走向前。
 
「骸先生,請振作一些阿,既然被搶走,在搶回來不就好了。」千種推了推眼鏡。
 
「搶回來…」骸喃喃念著。
 
這時候,門打開了,綱吉走了進來。
 
「骸。」綱吉微笑著看著骸,卻訝異於房內異樣的氣氛,「這…請問發生了什麼事嗎?」
 
「不…沒什麼,不過請讓骸大人靜一下吧,老大。」庫洛姆走向前對綱吉解釋道。
 
「恩…」看著行為怪異的骸,綱吉有些擔心,「那…我等一下再來找他。」
 
「慢走。」她欠了欠身,目送走綱吉。
 
「骸大人…這樣可以嗎?」轉身,庫洛姆臉上帶點擔心的問。
 
「恩…你做的很好…」骸沒回頭,剛剛一度很想回頭問綱吉關於那個人的事,但怕傷害到他,甚至是傷害到兩人的關係。
 
「…骸先生,報告送來了。」一名著西裝的男子走了進來,並遞給骸一份用牛皮紙袋裝的文件。
 
「……」骸不發一語的打開牛皮紙袋,將文件拿了出來,紙帶裡有幾張紙,每張紙左上都附了幾張照片,然後下面有詳細的資料。
 
「恩…這個不是,恩…這也不可能,拜託這個人在南極耶,不對…那可能是綱吉以前的情人,那…」犬、千種跟庫洛姆究竟境的再一旁看著骸一一挑選、篩檢掉一些不可能的人。
 
「那麼就…剩下兩個人了,一個是和我們敵對家族的一名小幹員,他大概只殺想了綱吧。另外一個是….」骸拿出最後剩下一張,「XX大學,運動、課業萬能,學校的萬人迷,外號是…『灰王子』…」
 
「就是他了吧…」三人組在一旁竊竊私語著。
 
「馬上把他帶到這裡,我要見他。」語氣帶點顫抖。
 
 
 
------只要綱吉能幸福…那就好了。
 
 
 
看到骸露出那麼落寞的表情,三人組不禁也有些不愉快。
 
 
 
次日。
 
「喂…!你是誰?還有把我帶到這有什麼目的?」完全不畏懼的喊著,他就是灰。
 
「…你,交過往?」
 
「交…往?當然交過阿!我可是萬人迷耶!但…哈!從沒認真過就是了。」灰看起來有些得意,殊不知眼前的骸暴怒到把手中的紙杯握緊,炙熱的液體從骸的手上流下。
 
「阿~當然也結了不少仇,感情這檔事本來就不用太認真嘛,全都是那些傢伙一廂情願。」灰又笑了。
 
『嗚……灰…你別走…
 
綱吉的啜泣聲又在還耳邊響起。
 
「你這…混帳…!!!」骸再也忍受不住,拿起千種遞上的三叉戟,狠狠的攻向灰。
 
「唔嗚阿…你在做什麼阿!?」灰在千鈞一髮之刻閃躲過,然後也不輸骸的打向他。
 
「……」三叉戟揮舞著,動作雖有如行雲流水般,但骸現在一心只想著如何給眼前的人最大的傷害,忘了自己的多項特殊能力。
 
「搞什麼阿!為什麼直接這樣攻過來。」灰大吼,似乎想讓骸恢復些理智,「…哼哼…哈哈哈!我知道了,你以前的妞被我搶走過吧?哈哈!這也不是什麼家常便飯啦!」
 
骸拋掉手中的三叉戟,奮怒主宰了他的神智,壓上灰,拳頭不斷往灰身上落下。
 
「這種情況…只能請老大來了…」庫洛姆拿起手機撥了個號碼,向對方交代之後便退到一旁,等待唯一能阻止這情況的人到來。
 
幾分鐘過後…。
 
門被轟開,「骸!你到底在做什麼?」小言模式的綱吉衝上去把骸制伏住,恢復冷靜的骸睜著眼睛看著綱吉。
 
「阿阿~咱們閒雜人等先出去吧。」犬、千種和庫洛姆便帶著灰走出去並把門鎖上。
 
「你怎麼了?」頭上的火焰熄滅了,綱吉拖掉毛線手套,一手撫上骸的臉,另一手則握住骸的手,手…好冷。
 
「綱吉…對不起…」憤怒消失了,只剩下害怕、受傷,骸垂下眼簾。
 
「骸…到底怎麼了阿?」他第一次見到骸這樣,綱吉焦急的問。
 
「灰…把他打傷了,原本是要讓你們兩個複合…」
 
「咦?灰?剛那傢伙?」綱吉看起來有些訝異。
 
「…恩…」
 
「我不認識他阿。」
 
「咦?」
 
沉默。
 
「灰…不是……..嗎?」骸低聲自言自語了幾句,隨後高興的抬起頭,「你不知道灰嗎?」
 
「?他是...阿!我小時候有養一隻狗叫灰呢!」綱吉恍然大悟的拍了下自己的頭。
 
「小時後養的...一隻狗!?」喃喃唸完這句的骸,仰著頭,誇張的笑了出來,「一隻狗呀...原來灰是一條狗!」
 
呵呵,沒想到自己居然傻的跟一隻狗爭風吃醋,算了~反正我也有”為民除害”
 
「奇怪,骸你今天到底吃錯了什麼藥阿,又哭又笑的。」看到這連綱吉都不禁也笑了出來。
 
「既然這樣~吶,綱,可不可以繼續今天下午的事。」骸微笑道,呵呵呵,既然灰只是一條狗,我就不用擔心啦。
 
「...我能說不嗎....唔...恩....」
 
門外的侍衛們也識相(正大光明)的摸魚去了,應該說...留下來的話恐怕會遭遇到比全球黑幫來攻打的恐怖更可怕。
 
裡面的骸給了綱吉一個深深的吻,目前這兩個人眼裡也只有看的到對方,那灰的處置動作呢?呵呵呵,骸可是很信任自己的部下的。
 
淡淡的吻,為這場誤會的開端。
 
深深的吻,就當做這場誤會的結束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