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醉寶藍無法自拔

關於部落格
沒有人能夠再像你--No Other
  • 3704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家教山獄】傷口上的吻

【家教山獄】傷口上的吻
 
“噹~噹~”
 
悅耳的下課鐘響起,並中的學生們個個背起了書包,有人快步的踏上回家的路途,有人聚在一起,討論著等等要去哪。
 
叼著菸的少年也一如往常,拿起書包,走向擁有棕色髮的男孩的位置上。
 
「十代首領,今天也一起回家吧!」經過上課補眠後的獄寺,聲音顯得特別有精神。
 
一隻強而有力的手臂搭上了獄寺的肩膀。
 
是棒球笨蛋….
 
「喲,阿綱,要回家了嗎?」山本掛著和平常一樣的笑容,順帶將獄寺拉進懷裡。
 
「嘎阿,棒球笨蛋你在做什麼!!?」獄寺使勁推開山本,但山本不動如山,還將獄寺抱的更緊。
 
「那個….」阿綱出了聲。
 
「什麼事?十代首領?」獄寺全神貫注的等待阿綱的下一句話。
 
「今天我要去找庫羅姆,她說骸有話要對我說。」雖然只是一剎那,但誰也無法忽略阿綱眼底那抹那稍縱即逝的溫柔。
 
「阿綱,你快去吧!獄寺他….我會幫你顧好的!」山本又笑了笑。
 
「誰要你這肩胛骨顧好我啊!」獄寺不滿的大叫。
 
「那我先走囉。」阿綱一臉迫不及待的衝出門口。
 
「那~獄寺,我們也走吧,今天要不要到我家?」山本低頭看著懷裡的獄寺,一臉寵溺。
 
「好吧,反正很無聊。」獄寺微微的揚了下嘴角。
 
 
 
 
「哈哈,難得獄寺肯來我家,要在我家吃晚餐嗎?」山本放下書包,看著有點不自然的獄寺問道。
 
「好阿,反正能吃到鮪魚肚。」獄寺跟著放下書包,接著隨著山本走到廚房。
 
「老爸,今天獄寺要在我們家吃晚餐喔!」山本對著廚房說。
 
「恩,那可得好好款待客人…….」山本剛話還沒說完,一旁的電話就響了起來。
 
「喂?是….我是……聚會?....喔~…..好….好…」說完這串話掛掉電話的山本剛,帶著抱歉的臉色對山本說,「阿武阿,今天老爸有事,要出門,你跟你同學自己來吧。」
 
「喔,好阿,一路順風。」山本朝他老爸揮了揮手。
 
「那….我來弄晚餐囉。」山本走向廚房,俐落的拿起一把刀。
 
「…..我來幫你吧,我沒事做。」獄寺穿上圍裙,從冰箱中拿出食材。
 
「呵呵,我們這樣好像新婚夫妻喔~」山本說。
 
「靠!你在胡說什麼!?」
 
獄寺伸手打了過去,山本舉起手來防禦,卻在過程中被刀子割傷。
 
「阿,你的手…..」獄寺緊張的拿起山本的手觀看那到割的不深的傷痕。
 
「一點小傷,不礙事的。」山本看到獄寺一副擔心的樣子,心中感到溫暖。
 
「要快點處理,細菌感染就不好了!」獄寺急急忙忙的跑去拿急救箱,途中自己也摔了一跤。
 
獄寺細心的給山本上藥,認真的神情令山本莞爾。
 
「這樣子就好了。」獄寺”啪”一聲關上急救箱。
 
「謝謝,獄寺對我好溫柔。」山本說。
 
「照、照顧其他守護者也是身為首領左右手的義務啦!!」獄寺急忙辯解。
 
「哦?如果獄寺對其他人這麼溫柔,我可是會生氣唷。」山本輕輕拿起獄寺的手,白淨的手上有一道鮮紅的傷口。
 
「這是什麼時候用到的…?」
 
山本輕輕嘆了口氣,「別只顧別人,自己也要顧好阿。」
 
山本再度打開急救箱,輕輕的幫獄寺上藥,。
 
「…….謝謝。」獄寺稍稍臉紅。
 
山本笑了,執起獄寺的受傷的手,輕輕的吻了一下,那動作,好輕,輕柔的動作像羽毛般,像怕對方痛到。
 
「這樣就不會痛囉。」山本閉上了眼,等待獄寺給自己等懲罰。
 
沒有預期的”你這棒球笨蛋在做什麼!?”山本張開了眼睛,獄寺的臉部放大圖呈現在自己眼前。
 
獄寺淡淡的落了一個吻在山本臉頰。
 
「!??」 山本訝異狀,隨即恢復了笑容。
 
「你、你可別想歪,這是謝謝你幫我上藥啦!」獄寺慌張狀。
 
「這點程度哪夠。」山本又笑了,拉起寺的手,走向房間。
 
 
 
 
 
 
雖然被菜刀劃一刀,但是補償卻讓我非~常~的滿意
 
BY 山本                                           
 
 
-------------完
 
****************************************************************
耶~首篇山獄處女文打出來啦~~~
 
 
最近真是熊熊的給他愛上家教
  
標題真的難取阿~~~
 
骸剛山獄迪雲大好阿~~~(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